>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络池/姜夜鱼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 作者:络池/姜夜鱼灯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络池/姜夜鱼

      今晚的月光格外的透亮,照到了死柄木弔的手上,它反射着月光,透露出一股银白的光泽。
    死柄木弔手中躺着的,赫然就是相良手上的那个手链,也就是相泽消太交给他的那个用来封锁他个性的锁链。
    在死柄木弔绑架相良猛的这段时间里,库洛洛和飞坦侠客找来了敌联盟。
    库洛洛开口要求得到相良手中的那条锁链,原本死柄木弔是没打算做这种闲事的,但是。
    你这家伙,为什么会有避开那小鬼个性的东西。死柄木弔质问道。
    死柄木弔如今根本没有平常那副疯狂的模样,与欧尔麦特口中的巨婴完全不同,整个人仿佛一夜变得成熟的多。
    正如死柄木弔口中说的那样,所谓的避免个性的东西,就是这次他们敌联盟侵袭体育祭时用到的那个东西。
    所以他才会答应库洛洛去盗走相良猛的那个锁链,库洛洛帮助他避免个性被消除侵入体育祭,而他盗走相良手中的锁链。
    死柄木弔并不知道库洛洛为什么需要那个锁链,但这么做对他对敌联盟对all for one 也就是他的老师都有利,所以他干嘛拒绝。
    原本相良那个小鬼也不过就是他的敌对方罢了!
    去死!飞坦立刻攻过来。
    死柄木弔将手中的锁链拿出来之后一旁的飞坦便已经开始行动,极快的速度让死柄木根本看不清他的影子,但下意识的用手阻挡还是做到了自卫的目的。
    死柄木弔的个性为崩坏,所以他根本不畏惧飞坦袭来的那个雨伞,同样的,雨伞在触碰到了死柄木弔的手之后便化作了碎片。
    飞坦迅速放开了手中的雨伞跃向了死柄木弔的后面,极快的手刀攻向了死柄木,死柄木弔也没再躲,直面接住了飞坦的手刀。
    因为个性的原因,所以死柄木弔从来没有畏惧过任何人的直面攻击,而且按照实力来讲,死柄木弔与幻影旅团飞坦的实力应该不相上下。
    可恶
    飞坦看了看被死柄木弔接住的手,下一秒迅速躲开了他,再低头时果然看到了手的表层已经慢慢的碎裂。
    告诉我!你们找那个小鬼做什么!死柄木弔吼道。
    库洛洛和侠客两个人站在一旁观摩的飞坦和死柄木弔两个人的战斗,显然这次是飞坦他占了下风,死柄木弔那个类似于念能力的个性对于他们来说其实真的有些棘手。
    有点想要夺走呢。
    库洛洛再次笑了起来,接着掩饰了自己的想法,示意飞坦不必再攻击之后再次走向了死柄木弔。
    抱歉,多谢死柄木君的帮助。库洛洛说道。
    接着库洛洛伸手拿起了刚刚因为战斗被丢在地上的锁链,接着没再留意死柄木就转过了身。
    不过关于相良的事情,对于死柄木君就无可奉告了。
    库洛洛就给了死柄木弔一个背影,之后便自顾自的往巷口那边走了过去,飞坦和侠客也没再对他做出攻击,抬步也跟上了库洛洛的脚步。
    三个人的背影渐渐消失,留下了死柄木弔一个人在原地。
    整个见面的过程,只有死柄木弔如同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而也就在库洛洛三个人踏出去的那一刻,死柄木弔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接着所有裸露的皮肤都出现了无数的刀口。
    鲜血覆盖了死柄木弔的整个身体。
    最后昏迷之前,进入死柄木弔眼中的便是库洛洛最后到那个背影与飞坦脸上的嗤笑。
    第26章 二十六只小野猫
    雄英的事件之后带来的琐事有很多,最后相良回家的时候都已经接近黑夜。
    不可否认的是,敌联盟这次的行动对于雄英来说真的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就连媒体那边也对欧尔麦特和雄英那边发出了质疑声。
    敌人至今侵入了大本营,这再怎么说也是一件让人没办法让他们再继续相信下去的事情。
    自从相良从雄英出来之后就一直在沉思,死柄木弔带走了他的锁链,这是这之后他才发现的事,而且死柄木弔能够做到避开他个性这一点更加让他在意。
    如果真的有什么方法的话早就已经被发现了,相泽消太既然能拿出封锁他个性的锁链,也一定能找到这个所谓的方法。
    但结果却是死柄木弔首先发现了?
    这只能说是讽刺了,雄英的研究技术肯定在敌联盟之上,但却没有发现这所谓的方法。
    晃了晃脑袋的相良抛开了脑子里的这些东西。
    说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回来过了,死柄木弔那家伙一直把他锁在小黑屋里,到现在才总算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脱离了出来。
    路上街道上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在而发生什么变化,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还是原来的的样子,相良徒步往家走去,却在即将踏入门口的时候发现了异端。
    他家很多天没人住,所以被搜刮了?总不能是三桥干的吧?
    没错,如今的相良家正敞开着大门,玄关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了相良的眼中,不过随后相良就发现了客厅中有个人影。
    因为没开灯的原因那个人影有些虚幻,若隐若现的看得不真切,但确实可以确定是一个人影没错。
    相良抬步走进了房子里,随手拿起了玄关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在那里的铁棍。
    或许下意识自卫是每个人肯定会做的事情,但相良此时的行为只是在于习惯罢了。
    习惯的去虐杀,习惯的去忌惮每一个人,就算现在相良知道面前这个人根本没什么恶意他也是会拿起手中的铁棍。
    这就是相良猛,极致而又恐怖的相良猛。
    然而还没等相良抡起棍子,他面前的那个人影突然倒下,整个人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接着就没再有任何的声音。
    死了?
    相良挑起眉头,提起手中的铁棍走了过去,戳了一下倒在了地上的那个人,准备直接抡上去时,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随手将铁棍扔在了一旁,落地的声音响彻在了整个客厅之中。
    不过血腥味真大啊。
    相良又踢了一下脚下的这个人影,随后发现的确昏过去了之后才去玄关那里开了灯。
    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或者说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但相良可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个家伙。
    死柄木弔?相良说道。
    是的没错,如今相良家里,血迹滴落了一地板还倒在了他家里昏迷着的那个人,正是受了重伤的死柄木弔。
    比起下午时离开那会,死柄木弔身上的伤看起来更加的严重,原本只是头上被齐木楠雄用棍子敲了而已,但现在的伤口已经遍布了全身上下。
    死柄木弔整个人变成了血人,不过更让相良在意的却是这些让相良无比熟悉的伤口。
    相良猛,作为曾经被遗弃的揍敌客苟活于流星街之中,成为了整个流星街骄傲一般的存在蜘蛛。
    幻影旅团刚建时并没有足够的团员,如今最老的团员也没剩了几个,其中就有一同闯出过流星街的相良与飞坦。
    如果说谁最了解飞坦的攻击的话,除了库洛洛就是相良猛。
    死柄木弔身上那熟悉的伤痕让他自己现在没办法静下心来。
    相良死咬着牙,紧握的拳头也证明了他现在的心情。
    飞坦肯定在这个世界,那么幻影旅团可能也在,所以库洛洛也会到来。
    这没什么好让他惊讶的,相良猛死过两次所,他什么都见过同样也什么都相信。
    这时的相良又想起了死柄木弔拿走了他那天手链的事如果死柄木弔真的是被飞坦所伤,他又拿走了锁链的话,那么要这个锁链的只有可能是库洛洛。
    越想越烦的相良猛地握拳锤到了桌子上,随后又渐渐的静下了心。
    库洛洛让他去探寻奇美拉蚁的踪迹。
    他没有念能力但库洛洛让他去探寻奇美拉蚁的踪迹。
    库洛洛明知道他没有念能力但还是让他去探寻奇美拉蚁的踪迹。
    他死于奇美拉蚁的口腹之中,库洛洛早就料到了会这样当初的库洛洛的目的,就是要让他死。
    相良的所有想法,从刚刚踏进门口开始就不停的开始转变,此时越来越怀疑库洛洛此刻来的目的。
    喂小鬼,你不应该先照顾病人吗。这里是受了重伤只记得吐槽的死柄木弔。
    死柄木的话让相良回过神再度看向死柄木时眼中好像多了什么忌惮与痛恨,看起来十分严重其实没怎么伤到肺腑的死柄木弔看到后一愣。
    他倒是从来没见过相良这幅模样,仿佛全世界都背叛了他的模样。
    莫名的有些扎眼。
    嘁。
    死柄木弔慢慢的从地上站起,他受的这些伤虽然并不是多重,但血却一直没止住,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的那些血滴还滴落在了地上,染红了雪白的地板。
    死柄木弔在去见库洛洛之前就已经摘下了身上的那些假手,虽说现在受了着伤脸上都是血迹,但清秀的脸还是分辨的出的。
    你怎么不去死。相良说道。
    相良刻意抬了抬头盯住了他,挑衅的样子如果现在有别人在的话早就暴怒了。
    快死了。死柄木弔没在意。
    看起来格外清醒的死柄木弔稳了稳身体走到了相良面前,现在的相良靠着墙壁,整个人就这么盯着死柄木走过来。
    依旧有些走不稳的死柄木弔差点倒下,下意识的扶住了相良一侧的墙壁,手上的血迹把整个雪白墙沾染了一块血红,格外的扎眼。
    相良真洁癖猛脑子上冒出来无数个井号,直接抬手揍向了歪斜的死柄木弔。
    去死吧你这家伙!
    第27章 二十七只小野猫
    夜空早已落下了帷幕,不知哪里刮来的一阵风将乌云送了过来,皎洁的月光被乌云藏匿起来,将昏暗的一切覆盖到人心之上。
    相良粗略的把绷带缠到了面前布满伤口的胳膊上,而死柄木弔现在咬牙切齿的看着相良,脸上还有刚刚被揍到的新伤。
    虽然知道相良下手从来没轻过,但死柄木弔刚刚的确是故意惹怒相良的。
    其实死柄木弔也猜得到相良这家伙肯定认识那几个人,就是拿走锁链的那几个。
    这个小鬼认识他身上的伤口,而且还非常熟识刚刚的他就感觉陷入了那个小鬼的自我世界之中,一个完全隔绝外人的自我世界。
    这个小鬼总会带来一些奇怪的事端。
    笑个头!相良一下子锤到死柄木弔的胳膊上,突然的疼痛让死柄木弔收回了勾着的嘴角整个面部都狰狞了起来。
    就算他不怕受伤但也是会痛的好吗!
    你这小鬼!死柄木弔咬牙切齿。
    啧啧,弱鸡版本死柄木。相良不屑道,顺带站起身把手上的医疗箱合上了盖子。
    现在的死柄木弔其实住在了相良家里其实相良在认出来死柄木弔的时候就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
    死柄木弔看着相良把桌子上的东西放了起来,这才看了一遍相良家的一切。
    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的,墙壁上除了刚刚的那个血手印以外也是什么都干干净净,完全跟相良那副欠扁的模样不一样。
    我可是敌人哦。死柄木弔转头看向了走回来的相良,语气中刻意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相良没在意死柄木弔周围的气氛,挑起眉头将手里的可乐放在了死柄木弔面前,直接凑到了死柄木弔的面前开口道:那又怎么样,弱、鸡。
    相良为了挑衅死柄木所以离的他特别近,温热的鼻息整个呼在了死柄木弔脸上。
    切,不过就是个小鬼。死柄木弔别扭的错开头,不再看着相良。
    相良没留意死柄木弔的不对劲,退回身体之后打开可乐就坐在了死柄木一旁。
    诶,死柄木。相良说道。
    干嘛!死柄木弔不爽道,抬头却看到了此时的相良已经不再像刚刚那样随性,周围透露着一股压抑与沉寂。
    是个带着黑色雨伞的的男人吧,个子比较小的那种。这么说的相良突然感到有些好笑。
    要是让某个短腿蜘蛛知道他是这么形容的肯定会炸毛。
    相良的情绪明显比刚刚好了不少,但死柄木弔看到充相良眼中看到的那股调侃明显不是面对着他的。
    其实相良这幅样子也没什么,毕竟在幻影旅团里飞坦和他的关系真的算是很好了,跟提起库洛洛时自然不一样。
    尽管他们三个人当初是一同闯出流星街,但飞坦的性格让相良和他的关系更好一点,再加上又经常一起打游戏,两个人又习惯性的经常一起行动所以成了搭档一样的存在。
    盗贼只会把背后交给最信赖的人,飞坦和相良也是这样。
    虽然相良没有说清楚问的到底是什么人,但死柄木弔已经猜到了他指的是谁,无视掉相良眼中的情绪的死柄木弔有些烦躁的开口:啊,带头的是额上有十字的家伙。
    库洛洛鲁西鲁。
    相良看向了死柄木弔,不再是那副玩味的模样而是透露出一副认真,随后那熟悉的话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耳脉。
    死柄木弔,你尝试过死亡吗。
    *
    飞坦那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备用伞刺穿了面前的男人,接着拔出了伞柄,细长的木棍之中逐渐出现了一柄长刀。
    飞坦用长刀慢慢地揭下来了刚刚那个男人的指甲,挑破了他的眼帘直穿了眼窝。
    飞坦还是这么可怕。侠客这么说着脸上却挂着笑脸。
    他抬手把手里的天线掷到了已经被濒死的男人身上,随后拿出了自己的小恶魔手机操控起来。
    浑身已经布满了血液的男人因为天线的原因再度动了起来,血迹沾染了整个地面这让侠客更加兴奋。
    好了,我们进去吧。库洛洛阻止了面前两个人,抬步走向了面前的酒吧之中。
    死柄木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黑雾坐在吧台后,就这么盯着门口。
    他们从雄英回来之后死柄木就独自说要去一个地方让他们谁都不能跟过去,就算以往死柄木也有过一夜不回的经历,但黑雾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这么担心。
    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觉得不太妙。
    啊啦~晚上好啊。侠客首先出声让黑雾回过神来,他看向门口后就看到了一齐进门的三人。
    你们是。黑雾谨慎起来,打量起走在前面的库洛洛。
    恋耽美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络池/姜夜鱼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