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络池/姜夜鱼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 作者:络池/姜夜鱼灯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络池/姜夜鱼

      虽然相良基本上已经说了很多东西了,但月依旧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的,毕竟很多年了这个岛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的漂流者。
    要是那么容易会漂流过来的话,他们兄弟两个人也不会一直孤独的待在这个岛上了。
    相良看出了月的地方,咬了咬牙打算把所有的事情全盘托出:我们会到这里来,原本是要去贪婪之岛找人。
    你们要找人要去贪婪之岛?那里不是
    说着话的月一下子停住,想到了之前金在这里时对他们说过的那些东西。
    月轻咳了一声掩饰了刚刚的口误,之后继续说道:贪婪之岛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
    相良虽然听出来了月刚刚的话并没有说完,但也并没有再问什么。
    相良先生你的同伴在附近并不安全,他是受伤了吗。
    月说道。
    你怎么知道?相良问道。
    月微勾了一下唇角,相良先生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但身上却没有这种看起来十分严重的伤口,既然还有同伴在的话那么受伤的估计就是相良先生的同伴了。
    刚刚相良先生也看到了,我的本体可是一只白虎呢。月说道。
    相良了然,之后也起身但也不忘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死柄木那个家伙应该在森林的那边,我去把他带来。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吧。月礼貌的说道,之后也跟上了离开的身影。
    相良点头后继续迈开了脚步往外面走去,然而刚走到山洞口那里却突然被一层看不见的墙壁给挡住了去路。
    这是什么。
    相良蹙眉疑惑,抬手碰上了面前明明什么也不存在的半空,却是感受到了有东西的存在。
    原本与相良一同走出的月并没有被这个东西给挡住,发现了相良驻足之后他便看了过来,发现被挡在了山洞里的相良之后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相良先生你
    父亲的结界怎么会!
    月看向了相良的眼神更加深邃,之后与相良说话的语气也发生了改变。
    相良先生,那您先在山洞里稍等一会,我去把您口中的死柄木先生带回来。
    月说完就迅速离开了原地。
    相良听到了月的话之后皱了皱眉头,再次试图从山洞口出去却发现依旧不可行,之后才又就退了回去。
    不过退回去拿起了烤鱼的相良又想起了刚刚月那副惊讶的面容。
    月明显是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守岛人如果这里真的只是一座没什么用的荒岛的话怎么会让月这种以虎为真身的人来守护。
    *
    白虎的利爪掐着死柄木弔的脖颈,然而白虎手中的死柄木弔却完全没有露出任何的挣扎与恐惧,反而是勾起嘴角笑了出来。
    死柄木弔看着面前那只白虎愤怒的兽瞳,接着说道:最蠢的人才会妄想用蛮力杀死敌人。
    骨节分明的手抬起抓住了白虎的那只虎爪,碎裂的痛觉再度覆盖在了白虎的神经之中。
    白虎吃痛的松开了手,看向死柄木弔的眼睛更加痛恨,之后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蓝色的光芒,光芒逐渐凝聚最后变成了一个点出现在了他的左眸之中。
    白!
    月的呼喊传到了白虎的耳中,正在动用那股力量的白耳朵动了动后看向了月这边,这时他眼中那个蓝色的光芒也慢慢消失。
    突然出现的惊喜在白的眼中明显的都可以直接看到,虽然是这样但之后白却又撇了撇嘴,对月表现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你来干嘛。
    明明指望着人家过来但是却装作不在意,完全的把口是心非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个与白身高相似的少年从远处跑了来进入了死柄木弔的视野,身披长发的他比面前的白看起来稳重了许多。
    月快走到相良说的这个地方之后就闻到了白他身上的气息,所以就赶紧跑了过来果然还是如他所料的看到了即将运用妖力的白。
    白总是这样,莽撞的就使用妖力的话迟早会被那些人类发现的!
    现在跟我回去,还有把这位死柄木先生也一并带到山洞里。月说道。
    我才不!白反驳道。
    不过月没空搭理白的小脾气,转身看向了死柄木弔。
    我是月,这里的守岛人,得罪了。月虎朝死柄木弔点了点头,之后上前就架住了他随后就往山洞那边走去。
    行云流水完全没顾及白的感受。
    月!你
    白虎着急对着月虎喊道,但是没得到回复便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月架着死柄木回到山洞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毕竟他是多带了一个病患来的,再加上脾气倔的白完全不肯帮忙所以时间自然久了一点。
    死柄木。相良看到了架着死柄木弔来的月之后叫到,不过当然也注意到了一侧跟着过来还满脸不情愿的白。
    死柄木看到了站在结界前面的相良后了然,随后一脸嘲笑故意的对相良说道:真是厉害呢相良大人,没想到只是来看看而已就一去不复返了。
    而死柄木弔话音刚落,月就突然停了下来,现在他们刚好踏进山洞的一半。
    怎么了。白嘴里吊着一根草,斜了斜眼看向了停下来的月。
    父亲的结界既然会挡住相良先生的话
    那么面对相良先生的同伴估计也会生效吧?
    想到了这一点的月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死柄木弔,然后尝试着往后退出山洞里,发现果然没有办法。
    他现在身上架着死柄木先生,所以就没办法从山洞里往外出了,那么果然父亲的结界还是会妨碍到的吗。
    那现在卡在这该怎么办。
    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那个
    相良看出来了月的窘迫,发现他们俩人站的位置之后被口水呛到。
    随后相良想起了死柄木弔的调侃,之后勾起嘴角以那六亲不认的步伐就走到了月的那里,随后使了个眼神让他松开了死柄木。
    突然失去重心的死柄木弔还没反应过来就向下倒去,前面的相良就顺手接住了。
    还真是弱不禁风呢,死柄木大人~
    相良刻意轻笑一声,转过头刚好凑到了死柄木弔的耳旁。
    这下你也跑不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剧情慢慢崩坏中,挽救失败
    烂尾了,谨慎避雷
    第71章 七十一只小野猫
    你这小鬼!死柄木咬着牙转头看向了相良, 却因为相良刻意凑到了他的耳边的原因直接对上了相良的眼睛。
    死柄木弔心中惊了一下直接愣在原地,但相良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些东西依旧还是一副嘲笑的模样。
    死柄木弔侧开了头啧了一声,挥开了相良之后自己走向了山洞里面。
    喂, 你不是受伤不能走吗刚刚还让我拉你!相良没明白死柄木弔莫名的脾气直接跟了上去。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一边一直看着两个人互动的月和白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白:他们俩
    月:当没看见好了。
    白:你干嘛把他们俩丢在山洞里啊, 而且他们都出不去的意思是?
    月:是父亲的结界。
    白:他们两个难道!?
    月:不出意外的话。
    月和白两人的对视结束, 之后月就抬起步子向山洞内走了去,白的脸上还是那种不屑一顾的表情, 但眼中的深意却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一样。
    白之后抬起了眼睛看向了走向山洞内的两个人,之后一愣后鼓起腮帮叫道:那是我的烤鱼啊啊啊!
    啧,真小气。相良嫌弃道。
    你们才是好吧!来了我家里就这么随便的吃我的东西!白生气的吼道。
    够了!你这个瘸腿的快点给我吐出来!
    站在洞口的月笑了笑,就这么看着打闹的三个人。
    之后出不了山洞的两个人就只好待在这里,死柄木弔倒是也安心养起了伤, 这里一般不会有什么认往这边来的。
    而这几天的相处也让他们和月白两个人越来越熟。
    月和白两个人是这座岛上的守岛人,当然就如同那晚一样两个人都是白虎。
    月沉稳安静但实力并不是特别强, 白虽然力量足够但是性格莽撞,两个人也总是经常吵吵闹闹的。
    虽然一般都是白无理取闹就是了。
    而比起总是充斥着警惕心的月,其实他们两个人与神经大条的白关系更好一些。
    岛上又是一天,依旧是风平浪静, 空气中与往常一样充斥着一股鱼腥味,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海面上什么也没有。
    其实虽然白天看起来海面十分的平静,真正怒起来要到晚上才看得见。
    不过相良和死柄木弔两个人可从来没见过。
    山洞里,相良撑着脑袋盘坐在山洞之中盯着闭目养神的死柄木弔。
    估计是因为山洞里冬暖夏凉, 热降冷升的原因, 一到白天山洞里凉快的很,晚上了也比外面暖和不少, 周围一直没什么危机感所以他们两个人习惯了这么悠闲。
    诶,你看到白那个小鬼了吗相良说道。
    死柄木弔睁开眼睛,斜视了一眼相良又闭上了眼睛,你都没看到我怎么看到。
    啧,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相良不屑道。
    我没兴趣总是看着那个小鬼!恼怒。
    还不是因为打不过。挑衅。
    你这小鬼!暴怒值上升。
    怎么样?挑眉。
    回去看之后一定会让黑雾杀了你!烦躁。
    那死柄木大人还真是无能,什么都交给手下人做不屑。
    去死吧你!
    两个无聊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拌着嘴,月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早就习惯了死柄木弔和相良相处方式的他轻咳了一声表明了自己的出现,之后才慢慢的靠近。
    相良先生死柄木先生,原谅我过了好几天了才来过问,不过可以告诉我你们去贪婪之岛要找的是什么人吗。月问道。
    死柄木弔听后站起身,威胁一般说道:这个好像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是从另外一个世界过来的,所以对这种事情一直非常的警惕,如果相良没有说认识对方的话一般情况他们是不会暴露目的的。
    月和白两个人虽然一直在照顾着他们,但死柄木弔可没觉得他们可以把找小相良的事情告诉他们。
    虽然两个人大概可以说是救命恩人之类的身份,但作为敌人的他,擅长的可不只是恩将仇报。
    杀人灭口可是坏蛋的专属!
    月看出了死柄木弔的杀戮之气,死柄木先生,如果我现在退到结界之外的话,您根本是伤不到我的。
    月说着,迈开步子就一点点的往山洞口外走去。
    死柄木弔驻足,盯住了面前倒退着的月。
    外面的夜色进入了死柄木弔的眼中,他们到这里已经是第四天了。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被困在了这个什么结界之中的他们两个人确实现在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其实根本不存在任何反抗的能力。
    不过本来没动作的相良突然站起惊呼道:月!回来!
    倒退着的月听到之后注意到了这边却没能这么直接停下来脚步。
    死柄木弔这时也注意到了山洞外面的异样,两个人很快跑到了结界那边想要冲出去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月!相良喊道。
    退出山洞中的月突然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剧烈的痛楚,猛地瞪大了眼睛之后的他迅速离开了原地,跳到了结界前却根本站不起身。
    往山洞里来!
    相良喊到,想要把月从外面拽进来却是根本做不到。
    没用的,相良先生。月捂着受伤的肩膀慢慢的站起身,危险的盯住了前面攻击他的那个人。
    相良先生,那个山洞只能从里面困住,外面是不行的,如果我进去了那么这个家伙他也是可以进去的。
    月的面前现在站着一个恐怖的家伙,它的嘴里不停的在流着涎水,充血的眼中只有杀戮,巨大的身躯比相良当时见到的月的本体还要大好几倍。
    这是什么怪物!
    死柄木弔看到了那个怪物之后眼前突然闪过了脑无的身影,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握紧了拳头。
    嗷!!
    那只怪物大吼着,一步步的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月看了一眼身后的结界中的两个人之后咬了咬牙接着起身就往大海那边快速的移动着。
    他不能让这个怪物接近山洞那边!
    山洞的结界虽然能它给困住,但那么这样的话同样被困与结界之中的相良先生和死柄木先生肯定撑不过今晚!
    身后的怪物还在嘶吼着,月抬手拽下了脖颈处的蓝色的月牙形勾玉就展现在了那个怪物的面前。
    白!往这边来!
    没错!他面前的这个巨大的怪物其实就是与他们相处了好几天的守岛人白。
    今晚是朔月之夜,妖力不稳定的白一般在今晚都会妖力爆发根本控制不住,真身也会整个都暴露出来。
    月和白两个人虽然喜好以白虎的模样示人,但其实那天晚上月并没有跟相良说清楚。
    他的真身确实是白虎,但却是一只巨大的虎妖!
    他和白两个人是双生子,但性格与力量方面却是完全都不同,冷静沉着的他对于妖力的控制一直十分在行,反观是白虽然力量比他强但自身却根本控制不住。
    所以父亲离开之前才会在他们住的山洞之中布下结界,不仅是要留住那个异世界前来的救世者,也是为了控制住白。
    不过今天的白的妖力好像更加诡异。
    以往他的妖力在朔月之夜虽然会暴涨,但也是存在着意识的,而且妖力一直封印在他的左眸之中一般是不会像今天一样双眼都充血的。
    有人刻意利用白的妖力!
    恋耽美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络池/姜夜鱼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