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小团圆 作者:安睡长岛冰茶

分卷阅读1

      《小团圆》作者:安睡长岛冰茶   1V1
    内容简介
    黑帮杀手老大(?)和妓女的故事
    第一章
    库丘林总会不定期地成为她最后一个客人,当她准备熄了她房间里的火时,她就会听到库丘林独有的,来自于他身上盔甲的声音,他沉重的尾巴扫过地面,每次她都觉得自己的后颈都因他的气势而立起汗毛。
    她没有回头,收拾着床铺,用平常的语调说“我歇了”。他只会冷笑一声,也不会听,要摁住她,黑暗之中她隐约能看到他的轮廓,模糊不清,红眸立瞳凶得吓人,也不知道是挑衅还是觉得她好玩。她已经习惯他这一出,把手放在他勒着自己脖子的手臂上,“先生,加钱的。”
    “不是给不起。”
    “您这个难伺候,那一点就想打发我太寒酸了,喂老鼠都不够呢。”
    她说的是实话,库丘林是她服伺过最麻烦的男人,弄半天都硬不起来,硬了之后变了几百个花样才软下去。平日里接的都是所谓姐妹里挑剩的男人,她没有主动去勾引长得好看的一身好皮肉的阔佬,财大气粗,十个金指环外加条金灿灿的狗链,姐妹们会趁着他睡着或者喝醉偷偷从他钱包里抽几张大钞,又拔下他好的戒指,换上一个下等货色,反正他们没脑子,要的是面子,也分辨不出好坏。她贱,到她手上的不过都是下三滥货色,也不是没有好的,比如她听闻许久的港口好青年羞涩老实地要来找她,颤巍巍把兜里捂得发热的钱给她,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个处,刚进去里面立刻射了,她心软,又让他做了好几回,年轻人体力好,眨眼就天明,她倒是少有地觉得愉快,性意味上的。后来陆陆续续又来了几次,有要带她走的意思,她只是点一根烟,说免了,这地儿凶险,你老老实实做人,娶个媳妇别再来了。过了三天,他成婚前大半夜偷偷来了一趟,说这是最后一次,你要好好保重,脱掉他衣服能看得到他被人打过的淤青。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个深渊,她只能在这洞窟里,出不去,那些人耳朵尖,听到他的话,立刻来报复他了。她吸着烟说好,你这人大家都说老实,其实老早有了未婚妻,天天往我这跑,男人啊,果然没一个是好东西。
    之后没再见过他,离开前似乎是愧疚,还是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发妻,给了她一大笔钱。她手指动了动,只是觉得这段时间总算能在这地狱里活下去,能吃口好饭,少点被人欺负,再无别的想法,对这男人说忘就忘——钱重要些,男人有钱,她们负责从男人身上把钱扒下来。之后一段时间来找她的都是早泄阳痿的货色,她也无所谓,喊个几嗓子就能完事。男人们做完之后又磨磨唧唧说这钱不值得,呸她一脸,骂她活儿不好,下次找个别的。她心里想着就这穷酸样也给不起她别的姐妹那些钱,男人无谓的自尊倒是多得很。
    遇到库丘林是意外,那人已经开始咬她,她不喜欢亲吻,从来不让她的客人碰她嘴唇,库丘林也没有亲吻她的意思,一味啃咬她的皮肤,她觉得疼,脸上依旧平静,伸手摸他的小腹,他那奇形怪状的盔甲自己不会脱。一片乌漆麻黑,她就着他的意思含住他的下体,熟练地套弄起来。库丘林粗暴地摁着她的头,又蛮力地扯着她的头发,狠狠插进来,在她已经吃过春药湿漉漉的蜜穴里捣鼓,快感很隐约,更多是痛觉,他发了狠,也不讲理,也不能怎样,只好握着拳,指甲掐进肉,咬着牙忍受。
    “你不是很会叫的吗?”
    她没搭理,狠狠收了收子宫当报复,也不知道自己倔什么——这么做换来是他更残暴的攻击,他会划破自己的皮肤,掐着自己脖子,哪怕她再不情愿,也自认自己能好好分开快感和理智,库丘林无论如何都硬要她高潮一把之后才肯拔出来,说没有快感是假的,库丘林能满足身为女人的所有欲望,之后看着她闷哼一声。
    ——大概是瞧不起她,她坐起来垂下眼,库丘林重新穿起盔甲,不知道从哪掏了一大笔钱,扔在她身旁闷地一声响,她还听到清脆的声音,似乎里面还装了金条。
    “金条你拿走吧,钱还实际点,这玩意没用。”
    “嗯?胆子倒是大了不少?这就是你的进步吗?小姑娘?”
    “地底的换金铺坑钱,我拿去换换不了什么,拿走。”
    她语气平淡,一边说着一边穿上衣服,把这脏了的床单拉下,扔到一旁,明个儿自然会有人拿去洗,又换上新的,到桌上把金块推回去,抱起钱也懒得数,直接扔进自己的袋子里。
    库丘林没有把金块收回的意思,坐在一旁,一脸不明所以地对她露出微笑,“有意思,你的姐妹们千方百计想从我这要金块,你倒是不要?”
    “那是她们没脑子,别把我和她们相提并论。”
    “留给你了,你喜欢怎么样怎么样,扔了也不关我事。”
    库丘林走过来,拉起她胸罩的带子,又往里面夹了几张大洋,她眨了眨眼,神色依旧没变化,“要我再往胸罩里推不,客官?”
    库丘林哼笑一声,露出一口尖牙,就着月光看让人发颤,“你要喜欢这么做,我也会当戏看。”
    没意思。
    库丘林走了,她把钱取下来,推开房门就走。钱都在自己袋子里,金条也抱走了,反正不要白不要,回到自己那窝再好好藏起来。她觉得累,这样的人生毫无意义,瘫在地上把今天的钱数了一遍,觉得奇怪而委屈。库丘林给她的钱越来越多,这金额和她听回来的他给别的姐妹的钱还要多上一大半。她知道自己的活儿一般,姿色也比不上别人,这钱的意味她实在是不懂。
    可是她也不会说什么,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他既然肯给,她没有推拒的道理,她要问心无愧,活得更好些,不被欺负,不被刁难,不被偷窃,不会挨饿受冻。
    这就是库丘林于她的意味,她的摇钱树,她的资本,她不能说的秘密。
    第二章
    第二天她抽了几张钱买了些生活的必需品,这地底深渊没地儿让她们自己做饭吃,得靠她们赚的钱去吃饭,钱越多味道越好,菜式也丰富,过得好的姐妹连饮食都要挑剔,点个最贵的菜也要说这个太油那个太腻,闲钱多,留下一桌菜,只吃了几口,就走了。但她们总能吃得饱,为了招徕生意她们总会怂恿客人多点些菜肴,用来待客的菜总比养活她们的好吃。
    她在这阴沟里长大,以前有两三个好心的妓女用自己的钱养活她,等她13岁后妓女们被杀死了,听嚼舌头的人说是她们和客人串通要离开这,不听话总该死的,这儿又不是不能养活人。她知道养活她的妓女们一直私下说要离开这个地方,她问起为什么,才知道她们是被抓进来这地底,
    収藏本站備用網阯:гOцSんЦωц,ㄨYz 無憂網站被墙 網阯丢失等煩恼り~
    --

分卷阅读1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