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小团圆 作者:安睡长岛冰茶

分卷阅读4

      办法吧?”
    “……”
    “其实答案很明显,你不想去做而已,”库丘林扯着她头发,变成之前粗暴的模样,“承认吧,你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
    “像你这么恶趣味的人……唔……哈,谁会喜欢你……”
    “是吗?”库丘林又凑到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立香?”
    ——她惊恐地看着他,她从来没告诉过别人她的真名,在这大家只知道她用的假名,还是她随便起的,和本名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男人怎么知道的?
    “反应很好,”他松开了手,扶着她的腰,“这是所谓的秘密吧?一下子就吸得很紧呢,放心,会满足你的。”
    她没忍住,放下了戒备,高潮时喊了出来,她意外地听到一贯冷静自持的库丘林喘起粗气,身子一抖,在她高潮完将她注满,她微微发着抖,库丘林抱着她亲吻,想亲吻她的唇时她制止了。
    她的手指碰着他的嘴唇,颤着声音,“你为什么会知道……”
    库丘林愉快又满足,非常舒心的模样,“你的事我全都知道,包括第一个上你的男人是谁,之前经常来找你的男人都有谁,我都知道。”
    “……”
    “放心,你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嘴很严,”他撩开她的碎发,趁她走神,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你只能是我的,我的小姑娘。”
    “我不懂为什么,你喜欢妓女也不缺我一个。”
    “不一样,”库丘林亲吻她,撬开她的牙,吮吸她的舌头,她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由着他这么做,“你会是我的人。”
    “……“
    不明所以。
    “这几天我还会来的,你就好好了解一下我怎样才会高潮吧,真有意思呢,小姑娘。”
    说罢他起身穿衣服,她坐起来,看着他的背影,“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嗯?”
    “你不过是喜欢看到自己身下的女人会因为你高潮而已,你那个多余的占有欲发泄到我身上,觉得很有意思?”
    “……这不是很清楚吗?”
    “库丘林,我不懂,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你是怎么样的人,做这些你得不到任何好处。“
    库丘林侧过头看着她,“我觉得好不好,是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来体谅。“
    “嘴笨也要有个限度,你想干什么。“
    库丘林走了回来,抱着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我要你。”
    第四章
    库丘林又给了她一大笔钱,数目过分可观,她怀疑最近他给自己的钱都够她花到下辈子了,对此她觉得蹊跷诡异,虽然库丘林对姐妹们向来过分慷慨,可她们嘴里的金额数目远远比不上库丘林给她的这些,还不包括他留给自己的金条。东西一下子变得太多,她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些钱收起来,只好暂时搁在自己窝里。第二天出门时听起有可以存钱的地方,犹豫了会去打探了风声,里面打着算盘的人听到她的名字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把她领上楼,坐在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要她等掌柜进来,房间里点着香炉,这是奢侈品,她没碰过,也只在大富大贵的姐姐的房间里见过。掌柜进门后给自己点了根烟,“这位小姐,我话很直白,但是现在没点心计在这地沟里很难做生意,你也要理解一下我。”
    她迷惑,本来只是想问问怎么回事,对方倒是无比娴熟地开了口,“现金金条,什么贵重物品我们都收,放心,你是贵客,我们不会亏待,利息也额外给你提一提,把我们当可靠的保管所和当铺就好了。啊,金条换等价物我们走明面。你不少姐妹也是我的老客人了,不过你比较特殊,是贵宾。”
    “——我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那么有名气了,在这深渊地底红灯区里区区一个不起眼的妓女还能被您这样有来头的人记住。明面,你是在地底走私的人吧?”
    “哎呀,那么快就戳穿我了我怎么好意思,”掌柜笑眯眯拉开对面的椅子,“走私的人千千万万,我也是无名小卒一个,彼此彼此。至于我怎么知道你,是因为我有个大客户和我说起你,鉴于那大客户会提起别人实在太难得了,我就记下来了。“
    目的不纯。
    她警铃大响,知道这个人可以信赖,可是冥冥中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掌柜给她甩了个吊坠,“取钱存钱借钱套现,拿这个出来到柜台就好了,他们都认得。”
    “你怎么对我会在你这存钱那么有信心?”
    “除了我这里你找不到第二个更安全的地方,”掌柜吧嗒吧嗒抽着烟,“安心吧,我们这可靠得很。”
    “你刚刚说走明面,是什么意思?”
    掌柜似笑非笑看着她,“小姐,字面意思。”
    ——原来如此,她懂了这人就是靠地底交易把自己的钱洗干净的,不仅是自己的钱,连带着别人的钱也一块儿洗,像这种巨大的地下市场非常需要他这样的人,因此他无比可靠,也意味着,她的钱哪怕出了地底依然可以使用。
    还有这么长远可靠的玩意在地底,她算是少见多怪了,不过掌柜打了暗示告诉她是怎么回事,她觉得有不得了的意味在里面,一下子也想不到,但也没什么好犹豫的,把自己带着的几块金条和钱都往掌柜那里放。掌柜拿起金条瞧了瞧,朝她挑挑眉,“不愧是小姐,这可是上等好货呢,给当铺的人可是吃大亏了。”
    “说得你这能给我什么好处似的。”
    “那是要存个保险柜还是换钱呢?”
    “不换,存着吧,沉甸甸的我拿着舒服。”
    掌柜咧开嘴笑,“真任性。”
    临走时掌柜特地出来送她,她不傻,在这从小打滚长大,有些事动动脚趾头都知道怎么回事,她压低声音问,“向你说起我的客户是……”
    掌柜立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一脸笑意,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凑到她耳边,“小姐,隔墙有耳,我今天说得够多了。”
    她反应迅速,把他推开,“想光顾我生意也不是现在,先生自重,这可是要给钱的。”
    “哎,真是头疼,小姑娘开个价?”
    “把我的利息提上一百倍好了,”她回头瞧他,“那样的话你要做什么我都无所谓。”
    “你这算盘,我岂不是亏本买卖?”
    她笑了笑,离开这地方。回到楼里自己的房间,刚换上衣服,就听到别人把她喊去晚宴,说是有客人都把她们包下来了,她正觉得惊讶,又听到姐姐们嘴里说起库丘林,又叹了口气。
    这人真是闲钱多到什么都做得来。她被带到酒席间,这还是她第一次陪酒,这些上台面活往往都是身价高的那些,她从未见过只听闻过的姐妹们才能待的场合,她心想着库丘林手笔也是大,给
    収藏本站備用網阯:гOцSんЦωц,ㄨYz 無憂網站被墙 網阯丢失等煩恼り~
    --

分卷阅读4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