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小无赖和他的绅士男友 作者:晴川泪相思

——(8)

      宋桥见傅年不说话,替他解围道:我们这位声音巨好听的小哥哥,曾经被一个拥有萝莉音的抠脚大汉伤害过,所以现在不相信游戏cp了。小妹妹要是想找cp ,不如找我,保证让你满意。
    不要,你的声音不好听,像不怀好意的大灰狼。
    傅年听得噗呲一乐,打开语音说:宋桥,人家未成年,你可别打她主意,犯法。
    你们有没有听到咻咻两声,两支利箭直接插进我脆弱的小心脏。
    哇,哥,你真没骗我,这小哥哥的声音真的超好听!
    傅年正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时,好在进入了游戏界面,他连忙关掉了语音,想着安安静静的打完这局游戏就完事,可那小姑娘不停在公屏上打字,和他聊天。傅年未免宋桥尴尬,只能耐着性子敷衍了两句,最后打完一局游戏,连忙退了出来。
    富华园别墅内,容溪刚进院子,就见客厅里的灯亮着,他微微皱眉,将车停好,就径直走进客厅。
    听到开门声,肖琦抬头看了过去,见是容溪,连忙打招呼道:哥,你回来了。
    肖婷见状也跟着叫道:哥,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容溪眉头皱起,不悦地看着两人,说:我好像说过,没事不要过来打扰我。
    肖琦讪讪地笑着说:哥,妈去欧洲旅行了,让我们在这里暂住,她说跟你打过招呼了。
    肖琦和肖婷是双胞胎,和容溪是同母异父的兄妹。早在容溪八岁的时候,他的父母便已离异,十岁时他妈妈肖琳再婚,并在同一年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仅仅隔了一年,肖琳再次离婚,独自带着肖琦和肖婷生活。在容溪的心里,一直认为是肖琳抛弃了他,所以与肖琳的关系一直不好,连带着对肖琦和肖婷也相当冷淡,只是两兄妹不知怎的,从小就特别黏他。
    容溪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是肖琳发给他的,只有一句话,交代他看好弟弟妹妹。容溪烦躁地将手机收起,径直上了楼。
    肖琦见状不禁松了口气,小声说:我真怕哥会把我们赶走。
    怕什么,我们哪次来,哥不是这么说的,最后不都让我们留下来了么。肖婷退出游戏,将手机收了起来,说:哥,你有那个小哥哥的联系方式么?
    没有。肖琦苦笑着摇摇头,抱怨道:还不都怪你,非得让我用女声,我自己听了都膈应,更何况是别人。
    你是学配音的,男女老少都得会,我这不是让你找机会练习么。肖琦眼珠子一转,笑着说:哥,你不是和他朋友打了好几天的游戏么,试着从他那儿要到联系方式不就成了。
    肖琦为难地说: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声音这么好听,人长得肯定也很帅,连游戏cp都没有,女朋友更不用说,你就当帮我。只要你帮我要到联系方式,条件随便你提。
    肖琦犹豫了犹豫,说:好吧,那我试试,但我不保证能要到。
    肖婷挽住肖琦的手臂,笑着说:我就知道,还是哥最疼我。
    肖琦无奈地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回房吧,万一惹大哥不高兴,轰我们出去就完了。
    现在才十点,哪儿睡得着,我现在的段位太低,你帮我打上去,明天我去排队,给你买最爱吃的甜点。
    肖琦闻言眼睛一亮,说:那可说好了,如果你敢反悔,我就再也不帮你了。
    放心放心,我向来说话算数。
    现在正值国庆节假期,所以两人不用上课,而嘉华集团的人本应该也在假期中,因为与沈氏解约的事,所有人都在忙。不过公司承诺给双倍的加班费,还能再之后的时间补休假期,所以几乎没人有意见。
    第二天早上六点整,傅年床头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看,随手关了闹钟,又在床上愣了会神,这才起身洗漱,然后来到厨房一边做早餐,一边给宋桥打电话。
    喂
    第12章 大少爷
    一听宋桥的声音,傅年就知道他肯定还没起。
    宋桥,老子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如果十五分钟后,你还没出现在我面前,老子就跟你绝交!
    这才六点十五,再让我睡十五分钟,我保证七点之前到你那儿。
    你还有十四分钟。
    行行行,你是大爷,你说了算,我起还不行嘛,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傅年挂掉电话,将煎好的鸡蛋和火腿盛进盘子里,又烙了两张葱花饼,再配上两碗现打的豆浆,一碟自己腌制的小咸菜,一顿简单又有营养的早餐就算齐了。
    刚端上桌,门外就传来敲门声,然后便是宋桥没个正形的声音,说:大爷,小的来给您请安了。
    傅年连忙去开门,看着门口眼圈发黑、没精打采的宋桥,调侃地说:你小子昨晚被哪个小妖精吸了精气,你这模样都能跟鬼相媲美了。
    宋桥捏着嗓子说:还不是大爷你昨晚太给力,折腾了奴家半条命
    傅年一脚踹在宋桥屁股上,没好气地说:滚你丫的,少恶心老子!
    宋桥嘿嘿笑了两声,闻着香味就来到餐桌前,说:呀,葱油饼,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不枉我这么早起床。
    什么时候亏待过你,赶紧吃吧,我还得去上班。傅年没再多话,直接坐在对面,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宋桥一边吃,一边问:傅年,你们总裁住哪儿?
    傅年随口答道:富华园。
    还真在富华园啊,我还以为网上的新闻都是假的呢宋桥咽下嘴里的葱油饼,接着说:据说你们总裁18岁就拿到了金融系的博士学位,那可是绝对的学霸。
    嗯,就你这种学渣跟人家没法比。
    谁是学渣,我那是上学那会儿叛逆,不想好好学,但凡我努努力,绝对名列前茅!
    嗯,打架名列前茅。
    不是,傅年,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怎么竟揭我短?
    正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做兄弟的就是得让你时刻保持清醒,以免头脑一热犯了错。
    宋桥撇撇嘴,说:歪理邪说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
    傅年喝完最后一口豆浆,起身说:碗筷你收拾,我得走了,钥匙放在老地方就成。
    去吧去吧,你丫努努力,泡个白富美回来,我也跟着沾沾光。
    傅年没搭理他,洗了洗手,拿出衣橱里的西装换上,这才收拾好东西出了门。
    打开手机导航,按照容溪给的地址,一路开到富华园别墅区,看着里面优美的环境,以及时不时出现的豪车,傅年不禁一阵感慨,不愧是宁城有名的富豪区。
    来到容溪所住的别墅大门前,傅年停好车,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七点半。他犹豫了一瞬,给容溪发了条短信,容总,我到了。
    傅年等了一会儿不见有回信,也没人出来,以为是容溪没存自己的号码,又发了条信息过去,容总,我是傅年。
    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收到了回信,等着。
    傅年叹了口气,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两样他都占全了,就算受点委屈也只能忍着,他有种预感这才是刚刚开始。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容溪从里面走了出来,来到车门前站住了脚步,却没有上车的打算。
    傅年降下车窗,疑惑地看向容溪,说:容总,您怎么不上车?
    容溪眉头皱紧,说:开门。
    傅年一怔,随即伸手拉了一下对面的门把手,车门被打开,可容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傅年恍然回神,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来到容溪身边,重新将车门打开,又学着电视里的司机将手放在车门上方,说:容总请。
    容溪这才弯腰上了车。
    傅年冲着他的后脑勺翻了个白眼,心里腹诽道:真是个少爷!
    见容溪坐好,傅年随手关上车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系好安全带,准备启动引擎,却发现容溪并未系安全带。本想提醒他,可见他在闭目养神,又想到刚才的情况,傅年无奈地解开安全带,伸手去够对面的,打算帮他系上。
    为了处理与沈氏解约带来的问题,最近几天容溪每天都要到凌晨才睡,精神上很是疲惫,上车后便想趁机再休息一会儿,却突然感觉有人靠近。他敏锐地睁开眼睛,见傅年靠了过来,将他圈在了座椅上,那晚的画面再次在脑海中浮现,他的呼吸一滞,面色难看地说:你在做什么?
    容溪过度的反应让傅年一怔,他拉了拉手上的安全带,说:我只是想给你系安全带。
    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容溪的心不受控地漏跳了一拍,一把推开傅年,说:离我远点。
    傅年眉头微皱,到底没有说什么,等他系好了安全带,径直开车上路。
    一路无话,容溪依旧在闭目养神,可即便他不去看傅年,那种强烈的存在感也让他无法忽视,平静的心乱了起来。
    傅年转头看了看容溪,见他眼底青黑,面色也有些苍白,看上去很是憔悴,也不知是最近太累,还是之前的伤还没好。想想那天早上容溪的狼狈,以及床单上的片片血迹,刚才的不满便被心虚取代。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嘉华集团总部,傅年把车停好,刚想去叫容溪,就见他已经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傅年也紧跟着下车,将车锁好后,三两步追了上去。
    来到电梯前,傅年主动按下按钮,电梯门打开,容溪先一步上了电梯,傅年落后一步,犹豫了一瞬,问:容总,我们是去38层吗?
    39。
    傅年连忙按了39层的按钮,随即退后一步,站在容溪身后。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傅年不禁感叹:好在生活在现代,这要在古代,指不定怎么卑躬屈膝呢,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电梯没有停顿,直达39层,电梯门打开,容溪径直走了出去,傅年犹豫了一瞬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整个39层的四面墙都是落地窗的设计,分割成四个区域,最靠近电梯的是健身房,之后分别是休息区、会客区以及办公区。
    装修设计非常简约,但每一件用具都非常考究,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就连地上的地毯也是纯羊毛手工编织的。
    容溪径直来到办公区,随手脱掉身上的外套,往旁边一递。傅年见状连忙接了过来,环顾四周,找到衣架,小心地挂了上去。
    容溪坐到办公桌前,头也不抬地说:休息区的吧台上有咖啡豆,帮我泡杯咖啡,少奶少糖。
    傅年应声,转身去了休息区,来到吧台前给容溪泡咖啡。傅年不喜欢喝咖啡,而且只喝过袋装的一次性冲泡咖啡,看着面前的咖啡豆,以及各种瓶瓶罐罐犯了难。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请教乔兰,毕竟她是容溪的秘书,这种事应该得心应手。
    傅年拿出手机给乔兰拨了过去,很快就接通了。
    喂,傅年,来上班了么?
    我和容总刚到。那个,乔姐,容总让我给他泡咖啡,我对这个流程不是很懂,你能不能教教我?
    成,正好我有个文件要给容总批示,你等等,我马上上去。
    傅年挂掉电话,不禁长出一口气,对乔兰的好感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干脆利落的处事风格,乐于助人的品性,实在很难不让人喜欢。与脾气古怪的大少爷,简直形成了鲜明对比。
    很快,乔兰来到休息区,将文件放到一边,手把手的教傅年怎样磨咖啡豆,怎样冲泡咖啡,又详细说了容溪的口味。
    傅年真心感激地说:谢谢乔姐,总是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有你在,我的工作量大幅度减少,是好事。乔兰看了看时间,说:现在九点正好上班,我去给容总送文件。
    嗯,我也刚好把咖啡送过去。
    两人一起来到办公区,傅年将咖啡放到桌上,随即站在了一边。乔兰则将文件放在了容溪手边,说:容总,这是接替沈氏的几家传媒公司的资料,以及他们的合作意向,请您过目。
    容溪应声,将资料放到了一边,说:有关更换代言人的事,与对方商谈的怎么样?
    是对方的艺人出了问题,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我们即便解约也不用负任何责任,他们已经在处理当中,只是现在还未给出解决方案。
    催他们快点,这种事越是发酵,对我们的损失越大。
    是,容总,我回去就给他们负责人打电话。
    嗯,去吧。
    乔兰朝傅年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傅年看了看忙碌中的容溪,也跟着走了出去。
    乔姐,如果容总没什么吩咐,那我要做些什么?
    只要完成容总交代的事,他又没其他吩咐,那你就可以休息,不过不能离开,以免容总有其他交代。
    好,谢谢乔姐。
    有不懂的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先去忙了。
    嗯嗯,谢谢乔姐。
    第13章 刁难
    一上午的时间,傅年只泡了三杯咖啡,去楼下送了两份文件。与他之前的工作相比,可以算得上清闲,就是有些无聊,毕竟是上班时间,他又不好意思玩手机。
    很快到了午休时间,楼下的同事都相继下班去吃饭,傅年却被容溪叫到了办公室。
    容溪抬头看向傅年,面无表情地说:你去一趟富贵坊,买一笼蟹肉小笼包,不放葱姜;再去咸福轩,买一碗咸豆花,不放香菜;最后去福隆饭庄,买一份青椒肉丝面,不放葱花。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傅年一怔,随即重复道:富贵坊的蟹肉小笼包,不放葱姜;咸福轩的咸豆花,不放香菜;福隆饭庄的青椒肉丝面,不放葱花。
    容溪眼底有些惊讶,随即想到傅年曾经做过餐厅服务员,也就是释然了,轻轻应了一声,便又低下头看向手里的文件。
    恋耽美

——(8)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