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小无赖和他的绅士男友 作者:晴川泪相思

——(46)

      你使诈,这怎么能算。嘶,容溪,你属狗的么,还真咬啊。傅年伸手摸了摸肿起来的嘴唇,哭笑不得地看着容溪。
    你还记得你曾问过我,如果我要报复你会怎么做么?
    傅年闻言身子一僵,连忙认怂道:算算算,刚才我只是开玩笑。那个,宴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万一你爷爷看你不在,替你宣布了婚事,就不好办了。
    容溪松开傅年,突然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嗯,走吧,有事等我们回家再说。
    有事?有什么事?我们不是都说开了么?
    有关谁上谁下的事。容溪认真地看着傅年,就好似他在说什么特别正经且重要的事。
    傅年听得脸上一热,无奈地说:这种事水到渠成,没必要专门讨论吧,还有我们才刚刚说开,是不是进展的有点快?
    已经有过一次了,而且刚才你不是
    傅年连忙捂住容溪的嘴,苦笑着说: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们有事还是回家再说吧,这里确实不方便。
    嗯,回家说,走吧。容溪也不为难傅年,拉着他就往门外走,却在转过身后,扬起了嘴角。
    两人开门走了出去,傅年挣了挣他的手,说:在外面呢,还是注意点吧。
    好。容溪好说话地松开了傅年的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宴会厅,正好碰到出门找容溪的李国军。
    少爷,你可回来了,这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容溪淡淡地应了一声,说:李叔,你是爷爷身边的老人,我敬重你,也请你尊重我,别忘了你是容家的管家,不是他们孙家的。
    李国军神色一僵,看了一眼傅年,说:少爷,抱歉,都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
    李国军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容溪,他的语气依旧淡淡,说:傅年虽然明面上是我的私人助理,但其实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为难他。
    是,少爷,您的话我听明白了,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老爷子一直在找您,有什么事我们过后再说,您还是先过去吧。
    傅年凑近容溪,小声说:李叔说的对,况且我一个大男人,谁要欺负我,我就欺负回去不就得了。快去吧,别让客人久等了。
    容溪点点头,说:你就在大厅等着,别乱跑。
    这叮嘱小孩子的语气,让傅年听得一阵好笑,不过他没再说话,只是配合地点点头。
    容溪抬脚走进大厅,径直走向大厅正中的容平和容岑。
    容平的目光错开容溪,看向随后走进来的傅年,虽然嘴角始终挂着微笑,眼底却带着审视。
    容溪自然留意到容平的目光,三两步来到他的近前,淡淡地叫道:爷爷。
    容溪的出声,打断了容平的注视,他看向容溪微笑着说:那个就是你新招的私人助理?
    容溪点点头,说:他叫傅年。
    沈家那个丫头做的确实过了,以后离得远着点。容平看了一眼身旁的容岑,接着说:这件事上,傅年的功劳确实不小,你直接给他一笔钱,让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过每天被你指使。
    在傅年这件事上,容溪寸步不让,说:爷爷,公司的事您如果要插手,那我就退出。
    容岑眉头紧皱,小声训斥道:容溪,你怎么跟你爷爷说话呢。
    面对容岑,容溪的脸上只剩冷漠,说:在接手公司之前我就说过,如果想让我接手,就必须全权由我负责,要是做不到,索性直接收回去。
    容岑见容溪丝毫不给他脸面,心中气恼,说: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容溪直直地看向容岑,质问道:那你心里有我么?
    眼看着两父子要吵起来,容平连忙出声打断,说:你们够了,这是什么场合,是觉得关起门来吵不过瘾,非得在众人面前给我丢人?
    容岑见容平有了怒意,悻悻地闭了嘴。容溪看了他一眼,走到容平身后站好,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傅年的身上,他现在只想做个可以看着傅年的背景板,最好谁都不要来打扰他。
    容平扫了一眼身旁的容岑,容岑会意径直走向话筒,众人见状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傅年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容溪盯着他的目光过于炙热,让他想忽视都难。
    感谢诸位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大家都是朋友,不必拘束
    台上的容岑正讲话,孙美宝悄悄走到容溪身边。今天容岑的生日宴,孙虔礼并没有到场,主要是因为调查组就在宁城,他得注意影响。代替孙虔礼来的,除了孙美宝以外,还有她的哥哥孙子涵。
    孙美宝小声叫道:容溪哥哥。
    容溪没有回应的打算,甚至都不愿看她一眼。
    孙美宝以为自己声音太小没有听清,稍稍提高了音量,再次叫道:容溪哥哥。
    容溪眉头微皱,依旧没有回应。
    容平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现在台上讲话的不止是宴会的主人,还是容溪的爸爸,孙美宝这么做完全是没有教养的表现,与她平时的乖巧懂事有些不符。
    孙美宝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犯了错,没有再继续纠缠,而是安静地站在容溪身旁。
    见容溪没有赶走孙美宝,傅年心里一阵泛酸,赌气似的移开了目光。
    好,我不啰嗦了,大家不必拘束,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直接吩咐一声就行。
    台上的容岑讲完话,台下众人纷纷鼓起了掌,热烈的掌声之后,宴会正式开始,各种吃食饮品纷纷摆上了桌,每一道都很讲究,同样量也很少,很多只有一口的量。
    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别有目的,没人是真正为了吃喝,甚至没有几人真正在意容岑生日过得如何。他们想的是今天宴会谁会来,都是些什么人,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傅年。
    傅年见众人三三两两的再次扎堆,径直走到餐桌前,拿出一个盘子,取了些自己喜欢的餐点,随后找了个桌子便坐了下来。一边吃,一边看着容溪和孙美宝纠缠。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吃瓜群众,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心里就像倒了七八十五个醋桶,酸的很。
    第47章 被打
    自傅年进来, 沈蓉的目光就一直注视着他,容溪甚至都没能吸引她的目光。见傅年坐了下来,专心吃着东西, 她没有犹豫地走了过去。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傅年转头看了过去,当看到沈蓉那张脸时,盘子里的顶级和牛顿时不香了。
    沈蓉坐到了傅年的对面,轻蔑地说:穷酸就是穷酸, 恐怕没有我,你这辈子也别想参加这样的宴会。
    傅年好笑地看向沈蓉,他真想知道这女人的智商下线在哪儿。他笑着说:沈小姐说的没错, 我能有今天,确实全拜沈小姐所赐,之前想也不敢想,我居然能吃着顶级和牛, 看到这么多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人。虽然一句谢谢有点太轻,但别的谢礼我也付不起,就只能像沈小姐说句谢谢了。
    沈蓉被傅年脸上的小人得志气的胸闷气短, 沉默地看着傅年好半晌, 才再次出声说:傅年, 你老实说,是不是孙美宝那个贱人, 派你去搅了我的好事?只要你说实话,她给你多少钱,我给你两倍。
    傅年一怔,很快便回过神来,看向孙美宝的方向, 对面两人似乎在说这话,孙美宝脸上洋溢着喜气,含情脉脉地看着容溪。
    傅年收回视线,低垂的眸子闪了闪,说:沈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太明白。
    你别装了。怎么可能就那么凑巧,那天你正好在酒吧,又正好趁我不在把人带走,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除非你是事先跟着我去的,所以才会及时破坏我的计划。
    倒是不怪沈蓉多想,当时她给容溪下了药,突然接到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她转个身的功夫,就见卡座上没了人影,她想去追,又被一个酒鬼撞倒,还被洒了一身的酒水。当她骂骂咧咧地追出酒吧,傅年和容溪已经早就打车走了。这样的巧合,真的很难不让人多想。
    沈小姐没听过一句古话么,叫无巧不成书,说不定这一切就是一场巧合呢。
    说不定?沈蓉认为自己抓住了傅年话里的重点,说:傅年,只要你肯说出真相,你不仅会有孙美宝给你的那笔钱,还会得到我给你的两倍,这样足够你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
    傅年忍不住笑出声,放下手上的刀叉,小声说:沈小姐,你真当我傻吗?孙小姐的父亲那可是宁城的副市长,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而你们沈氏现在却是岌岌可危,可谓是日落西山。这么明显的对比,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得罪孙小姐?为了那点钱,没了这条命,这买卖不划算。
    如日中天,呵呵,你以为她爸这个副市长能有多干净。沈蓉不禁一阵冷笑,虽然傅年不承认,她却已经认定傅年是孙美宝的人,是孙美宝搅了她的计划,以致于现在沈氏连最后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傅年的眼睛闪了闪,好心地提醒道:沈小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万一传到孙小姐耳朵里,那沈氏的处境会更加不妙。
    还能怎么不妙?我就知道这事肯定是孙美宝那个贱人干的,她喜欢容溪,仗着她爸是副市长,舔着脸的缠着他,但凡容溪身边出现女人,都会被她赶走。只有我能跟她争一争,所以她事事跟我作对,到处败坏我的名声。现在沈氏出了问题,嘉华是唯一的救星,她竟然把我们唯一的退路也搅了,是真的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啊。沈蓉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将心里憋了许久的话,说给了傅年听。
    傅年重新拿起刀叉,一边听着沈蓉说,一边吃着盘子里的和牛,完全是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见沈蓉停下,傅年随口说道:之前孙小姐找过我,说她和容总就要订婚了,你看他们亲密的模样,我觉得这个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订婚?沈蓉看向孙美宝和容溪所在的方向,越看孙美宝脸上的笑容,脸色越难看,心中的怒火达到顶点。
    傅年一边吃一边看,突然觉得这顶级和牛确实不错,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来一份的时候,沈蓉突然看向他,说:傅年,只要你肯帮我一个忙,我就给你一百万。
    傅年一愣,苦笑着说:我?不是,沈小姐,我就一个小人物,你们一边是政府的人,一边是商界大佬,我真的得罪不起。
    现在容溪对你很信任,从他能带你参加宴会就能看出来,我不让你做别的,只要你想办法让他们定不成婚,我就给你一百万。我可以先打五十万作为定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你打五十万。
    傅年心里一动,犹豫了犹豫,还是摇摇头,说:不成,这事如果让孙小姐知道,那我还怎么在宁城混,就算容总也不一定能保得住我。
    沈蓉见傅年意动,连忙劝说道: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易,况且容溪对孙美宝也不是真的喜欢,只是正常的家族联姻罢了。只要你添点油加点醋,轻轻松松地就能得到一百万,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是宴会上这么多人看着,孙小姐不起疑心才怪。傅年再次看向孙美宝的方向,正巧孙美宝也看了过来,说:你看,孙小姐看到我和你在一起都皱眉了。
    这个简单,这件事我就当你应了,宴会过后,我就给你账户上打钱。
    那个
    傅年刚想说话,沈蓉一扬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愤怒地说:傅年,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傅年完全没想到沈蓉说的简单,就是扬手给他一巴掌。他手里拿着刀叉,身上还有盘子,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结结实实的受了这响亮的一个耳光。
    容溪一直留意傅年这边的状况,只是一直被孙美宝缠着,又有容平在一边,他不好过去,直到看到傅年挨了一巴掌,宴会厅的人都被吸引的空荡脱身,朝着傅年走了过去。
    容溪哥哥,你去哪儿?孙美宝追了过来。
    傅年伸手摸了摸被打的脸,火辣辣地疼,心里正暗骂沈蓉报复他下死手,就见容溪走了过来。他淡淡地瞥了一眼,起身就往外走,直接选择无视。虽然知道容溪也是身不由己,但傅年心里就是不舒服,不想搭理他。
    容溪见傅年头也不回的走了,眉头皱紧,不耐烦地说:如果不想太难堪,最好不要跟来。
    孙美宝脸上的笑意一僵,随即恢复正常,仍旧笑着说:那容溪哥哥你忙,我待会儿再去找你。
    傅年径直走向停车场,张岩见他远远走了过来,朝着他的方向迎了迎,待看清他脸上的巴掌印时,不禁一愣,关心地问:傅年,你这脸上是谁打的?
    傅年摸了摸脸,苦笑着说:沈家大小姐呗,除了她,谁还能这么恨我。
    沈蓉?张岩皱起眉头,说:容总不在么?
    在张岩想来,以容溪对傅年的重视程度,绝对不会让沈蓉有机会找傅年麻烦。
    在,他和孙小姐在聊天,哪有时间管我。傅年完全没察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算酸。
    张岩一愣,见傅年走向汽车,连忙跟了上去,说:这种宴会上,难免有很多人围着容总转,他也是身不由己,以我对容总的了解,他绝对是个专情的人,不然也不会三十岁了还是单身。
    傅年正透过汽车后视镜看脸上的伤,没曾想张岩会这么说,顿时僵在了原地,说:张哥,你你不觉得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妥么?
    张岩笑着说:有什么不妥?都是感情,难道还分高低贵贱?我们可没有那么古板。
    傅年见张岩神情自然,不禁松了口气,说: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像张哥这么开明的人真心不多。
    傅年再次看向后视镜,发现脸上不仅有巴掌印,还有指甲的划痕,不由苦笑着说:得,没曾想第一次参加宴会,就被人抓花了脸,估计现在我已经成了他们的笑柄。
    恋耽美

——(46)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