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小无赖和他的绅士男友 作者:晴川泪相思

——(67)

      打游戏打的热火朝天,甚至忘了时间,等他们回过神来,已经是晚上七点。
    乔兰率先起身,说:今天玩的很尽兴,已经很久没这么放松了,谢谢你们的款待,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宋桥见状连忙起身,说:那我送你吧,正好顺路。
    乔兰调侃地说: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嘛,就顺路?
    管他呢,反正就顺路。
    行,那咱们就一起走。
    见乔兰和宋桥出了门,肖琦也跟着起了身,说:哥,你的事我跟妈说了,她说祝福你们,还说如果有事,就直接给她打电话,婚礼的时候她一定参加。
    傅年看向容溪,见他眼底冷漠融化,心里替他高兴。
    容溪应声,道:好。
    大哥,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路上小心点。
    第61章 缘起时
    刚才还满满一屋子人, 转眼间就只剩他们两个,傅年总觉得心里空唠唠的。
    察觉到傅年的情绪,容溪从后面抱住他, 下巴搭在肩上,轻轻在他耳边说:舍不得?
    有点。傅年握住容溪的手,长出一口气,说:毕竟生活了这么久的城市,多少还是会有些舍不得。
    我们还会再回来的。容溪语气坚定, 就好似承诺一般。
    傅年回头看向容溪,其实最难过的是他才对,为了一段感情放弃了自己的一切, 富足的生活,尊崇的地位,以及亲人。
    我相信你,不管多久, 不管在哪里,都有我在。
    傅年窝心的话让容溪眼睛一酸,忍不住吻上了他的唇。傅年转过身温柔的回应着, 他觉得他们的心贴的更紧了。
    嗡嗡嗡, 就在他们难舍难分, 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傅年松开容溪, 转头看过去,却被容溪不满的捧住了脑袋,有些恼地说:继续。
    傅年轻笑,抱起容溪就进了卧室,管他呢, 现在他只想要他,和他贴近再贴近
    傅年侧躺在容溪的腿上,容溪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脑,那里的头发很短,尤其是刀口的地方,光秃秃的,以后也不会再长头发,轻声问:还疼吗?
    傅年摇摇头,说:是不是很丑?
    丑。容溪低下头吻了吻,说:但我只会心疼。
    傅年抓住容溪的手,转头看着他,说:容总这情话说的,越来越顺口了。饿了吧,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
    中午剩下不少饺子,热一热,吃点就成。
    容总果然是个好媳妇儿,都知道勤俭持家了。傅年起身,在他额间亲了亲,说:那你去洗澡,我去做饭。
    嗯。现在他对媳妇儿这三个字已经免疫了。
    傅年来到客厅,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发现宋桥刚才连续给他打了三通电话,他连忙回了过去。
    喂,傅年,你丫刚才怎么不接电话?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宋桥气急败坏的声音。
    听他说话这么中气十足,傅年不由松了口气,问:怎么了这是,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语气。
    我失恋了。刚刚还跳脚的人,一下子萎了下来。
    傅年听得一阵莫名其妙,说:不是,你啥时候谈恋爱了,我怎么不知道?
    傅年,我发现你丫就是有了媳妇儿,忘了朋友,一点都不关心我。
    听宋桥的语气不对,傅年收起嬉笑的表情,认真地问:你跟乔姐表白被拒了?
    哪有表白,她那么聪明,还用得着表白吗?宋桥语气里满是挫败,说:傅年,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动心,却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你说是不是报应?
    报应什么?这些年你是没少吃喝玩乐,但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女的,不也只是玩玩吗?你又不是渣了谁,怎么就聊到报应了?傅年说到这儿顿了顿,说:你丫不会真背着我渣了谁吧?
    我什么性子,你丫还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天天跟你厮混,你见哪个女的找我负责过?
    傅年纳闷地问:乔姐到底怎么跟你说的?难道直接说你别追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差不多吧。
    不是,宋桥,这不像你啊,你丫不是惯会死皮赖脸吗?怎么人家就拒绝你一次,你就放弃了?
    不是,问题是我再死皮赖脸也没用啊,属性不同啊。
    属性不同?你这话什么意思?傅年被宋桥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宋桥沉默了一会儿,用极快的语速说:乔兰喜欢女人。
    啥?傅年听得一阵发愣,随即说:你的意思是,乔姐喜欢女孩子?
    嗯。宋桥闷闷地应声,说:我就说,有乔兰这么好的女人在身边,容总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丫的,原来问题出在根上。
    傅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宋桥,好半晌才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大街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总有一个是你的真命天女。
    你丫这安慰人的话,简直一成不变。
    变变变,改成真命天男,总行了吧。
    宋桥被逗乐,笑骂道:老子是直的,钢铁直男,喜欢女人,去你的真命天男。
    傅年好笑地说:行行行,你是直的,我是弯的,你失恋,你最大,老子宠着你。
    你丫都要走了,还怎么宠?宋桥的语气里难掩不舍。
    不是,现在交通这么方便,科技这么发达,你要想我,直接跟我视频,或者坐动车来找我,顶多三个小时,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虽然这么说,傅年心里也不好受,说:你丫不会是因为没办法来我家蹭吃蹭喝,才这么伤感的吧?
    哎呀,被你丫看穿了。唉,你说以后没了你这么个厨子,我这日子还怎么过?
    我就知道你丫没安好心。
    短暂的沉默后,傅年深吸一口气,说: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记着了,你丫要敢十年八年的不回来,我就直接搬到你家当电灯泡,你们想亲热门都没有。
    有你这么损的吗?傅年听得一阵好笑,说:不说了,我还得做饭,乔姐的事你就忘了吧,就当今天你们没见过。
    嗯,那我挂了。
    傅年挂掉电话,见容溪正站在卧室门口,不禁一阵哭笑不得,说:容总,你能不能不要每次我接电话的时候都偷听?
    没偷听,我在光明正大地听。容溪说的一本正经,说:你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得?
    没有。那下次我打电话,直接开免提怎么样?
    容溪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说:准了。
    傅年好笑地摇摇头,说:容溪,你知不知道乔兰喜欢女孩子的事?
    容溪眼底闪过惊讶,说:我从不过问下属的私生活。
    之前宋桥送乔姐回家,乔姐跟他开诚布公地说了。说实话,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乔姐了,又漂亮又聪明,工作能力强,为人还洒脱真诚,真的很完美。
    再完美,也跟你没关系。
    哎呀,我这还没做饭呢,怎么就闻到一股子醋味。
    我饿了,饭呢?
    爷,您稍等,奴才这就去做。
    转眼一周已经过去,楚萧给他们定了后天去晋城的机票,傅年和容溪决定好好在宁城转一转,先去逛商场,再去吃饭看电影,最后去游戏厅痛痛快快的玩了一遍。
    家里那个行李箱坏了,我们去楼上再买一个。
    容溪应声,和傅年一起上了五楼。走马观花似的看了一遍,傅年看向容溪,问:容溪,你说咱们买个多大的?
    普通大小的行李箱就成,就带几身衣服,和一些必需品,其他到那儿再买就行。
    好,听你的。
    傅年走向其中一家专柜,上前打量行李箱,刚想开口询问价格,就听身后有人说话。
    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嘉华总裁,宁城十大杰出青年容溪吗?怎么,大总裁亲自来买东西?
    傅年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站在不远处,身边还依偎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
    咦,这就是嘉华的容总?女人上下打量着容溪。
    容臻见状嬉笑着说:怎么,看上了?可惜人家是个兔爷。
    兔爷?女人震惊地看着容溪,说:他喜欢男人?
    容溪冷眼看着容臻,淡淡地说:这商场真的该整顿了,竟然放只只会狂吠的狗进来。
    你!容臻恼怒地看着容溪,说:容溪,你别忘了,你现在才是被赶出家门的丧家之犬。
    容臻,你最好不要惹怒我,否则只要我回去,你就会被打回原形。容溪说话的语调不急不缓。
    容臻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很清楚,在容平心里,容溪才是他最满意的孙子,而自己就是个替补。如果容溪回去,容平就会把他一脚踢出嘉华。
    原本想找麻烦,却被容溪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容臻这心里甭提多难受,见女人还在看着容溪,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说:贱女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女人被打了一巴掌,非但不生气,反而追了上去,慌张地说:容少,不是,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太惊讶,容少,你等等。
    傅年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眉头紧皱地说:这就是你爸的私生子?
    嗯。容溪鄙夷地说:什么都不会的败家子,嘉华落在他手里,早晚被败光。
    你爷爷还没老糊涂,应该不会将嘉华交到他手里吧。
    这个说不准。容溪顿了顿,说:不过那些已经跟我无关了。
    容溪,你学过法律么?
    傅年问的容溪一愣,说:你想做什么?
    你说如果我拿麻袋蒙着住他打一顿,被人发现的话,会判多久?
    容溪听得一阵好笑,说:为这么一个东西被判刑,值吗?
    他那么说你,我心里气不过。容溪,如果我判刑,你会不会等我?
    容溪没好气地看着傅年,说:你打他一顿,他顶多疼上几天,可你就要因为这个留下案底,还要被拘留,合着你就这么点出息?
    那你说该怎么教训他?傅年的语气里难得地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最好教训他的方式,就是把他打回原形。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回去?容溪,我可告诉你,你睡了我,可得对我负责,不然我就套麻袋,把你绑回去。
    容溪轻笑,抬手点了点傅年,说:应该是你睡了我吧。
    甭管那些,反正你不准回去,我宁愿把他打一顿,大不了进几天局子,出来还有媳妇儿暖被窝。
    出息!容溪被傅年取悦,刚才压在心里的怒气消散,说:行了,赶紧买行李箱吧,我们该回去了。
    两人卖完行李箱,就直接回了家,晚上正吃饭的时候,容溪突然接到了楚萧的电话。
    容溪,你看看VB,不知道是谁把你和傅年在一起的事,透露了出去,现在你们两个已经上热搜了。
    容溪微微皱眉,随即淡淡地说:知道就知道吧,我也没打算瞒着。
    楚萧担忧地说:容溪,你要知道,如果你想东山再起,声誉一定不能受损,否则要走很多弯路。
    我知道了,会处理的。容溪说完就挂了电话。
    傅年疑惑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容溪打开VB看了看,将新闻打开,递给傅年说:看看吧。
    傅年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禁变了脸色,上面醒目的标题写着:嘉华总裁宁城十大杰出青年容溪,竟与一男子出双入对,下面的配图是他和容溪在商场约会的照片和视频。
    傅年滑到下面的评论区,看着底下的评论,心里既气愤,又揪心。
    什么十大杰出青年,原来是个恶心的同性恋,说不准还是被上的那一个。呕,恶心!
    同性恋都该死,去死吧!
    怪不得他那么出名竟然没有绯闻,原来是狗仔找错了方向。快行动起来,看看咱们容大总裁有多少个男朋友
    同性恋不会有艾滋病吧,真是恶心!
    傅年怒火中烧,说:是容臻!
    容溪从傅年手里拿过手机,阻止他继续看下去,平静地说:嗯,我们俩的事虽然知道的人不少,但爷爷为了让我有回心转意的机会,一直严防有人泄漏。容臻这么做,就是想逼爷爷放弃我。
    那你打算怎么做?
    公开。大大方方的公开我们的关系,我们早就做好面对大众的准备了,不是吗?
    嗯,准备好了。虽然该来的总会来,但我心里就是憋气。他喵的,我真想把他拉出来,这样那样傅年咬牙切齿地比划着。
    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容溪安抚拍了拍傅年的手,说:去洗个澡吧,待会儿要上镜。
    恋耽美

——(67)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