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病弱受被前男友追疯了 作者:颜因

——(39)

      冰箱里好像还有一块蛋糕,应该还有几个鸡蛋跟面包。
    还是吃三明治的好。
    大概是越想越饿,他穿着睡衣走出房间之后,已经饥肠辘辘了。
    刚走出房门,一股很香的味道冲了进来。
    何文屿一边揉着头发看到桌子上已经放了一份炒饭,而厨房里散发着油烟的气温。
    他愣怔了一秒,看着碗里的炒饭,色香俱全,随后讶异地盯着许渡禾看。
    这是你做的?
    许渡禾点了点头:嗯,你尝尝好不好吃。
    何文屿脸上的震惊还没消下去,立马坐在沙发椅子上吃了一口。
    然后又吃了一口。
    随后睁大眼睛看着他:真的是你做的?
    何文屿看了一眼垃圾桶,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扔掉的外卖盒。
    许渡禾摸了摸鼻尖:很惊讶吗?
    何文屿点头:你以前好像没做过饭,我也不知道不会做饭。
    许渡禾坐在他旁边,捏着一杯温水递给他。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是自己做饭的。
    何文屿点了点头才想起来,那个时候许渡禾很少在学校食堂吃饭,也就被何文屿拉着去了一次,之后就吃的盒饭。
    当时何文屿还以为他吃不习惯学校的饭菜,所以特意让家里人给他做的。
    后来他知道许渡禾没有爸妈,也忽略了这件事。
    那你平常也会自己做饭吗?
    他虽然不清楚他这一行具体要干什么,但平常应该也没有时间给自己做三餐吧。
    从他来,都不知道见到郎洛多少次给他点外卖了。
    不做,好久不做了,这算是这些年第一次。
    何文屿更惊讶了:你这么多年没做过还做这么好吃啊!不错不错。
    许渡禾勾着唇轻笑:很简单。
    何文屿吃完,许渡禾去了书房处理工作上的事情,还有经纪人给发的一条微博,说让他直接复制一下发出去。
    何文屿端着碗进了厨房,碗放在洗碗机里,一低头瞧见垃圾桶里一团一团已经发黄的米饭跟鸡蛋,明显是炒太久已经焦了。
    他低着头笑了声,又回头往书房门口看了一眼。
    发完了吗?何文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问。
    许渡禾点头:嗯。
    他忽然有些好奇:有很多人喜欢你吗?
    许渡禾正在戳着手机的手指顿住,抬头看向他。
    何文屿:我的意思是,很多人像侯白远这样的吗?想要跟你在一起的喜欢,还跟你表白那种?
    许渡禾毫不犹豫:没有。
    你可别骗我。
    许渡禾站起身走了过去,拉着他的手很认真道:真的没有,我的私人账号从来不给任何人。
    许渡禾直接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他。
    你可以随便看。
    何文屿接过手机,用自己的生日解开了。
    怎么还用我生日?不是让你换了吗?
    许渡禾低着头,大概有些委屈,声调都低了下来:不要换。
    何文屿轻笑,并没有检查他的手机上有什么人。
    好啦,开玩笑的,我的手机你可以看,你继续工作吧,我再坐一会就要出去了,晚上有应酬。
    许渡禾知道他答应了跟几个人一起吃饭。
    他点了点头叮嘱道:不要喝酒。
    何文屿打了个OK的姿势。
    几个人都算是在社会上打拼了多少年的人,性格豪放大方,就算不认识也聊得很开心。
    何文屿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最近他心情一直很好,特别是今晚,兴奋达到了最高点,一连喝了好几杯酒,已经完全把许渡禾那句不要喝酒抛在了脑后。
    最后醉醺醺地趴在沙发上,手机都拿不稳。
    旁边人笑着:要不我们送何老板回去?
    不知道他家在哪啊?
    等会吧,要不经理你直接把他送酒吧休息一下也行。
    那边还没结束,一边喝着酒一边唱着歌,外面已经刮起了狂风大雨,滴滴答答的声音没传进来,寒气倒是逼人。
    何文屿被冻醒了,茫然地捏着手机给许渡禾打电话。
    接通之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就给挂掉了。
    那边许渡禾本来正在公司,何文屿去之前给自己发过定位,他就自己驱车去了那家餐厅的包间。
    包间里几个人也正准备离开,看了一眼何文屿,轻笑着说老板不能喝啊。
    经理笑了笑:你们先走吧,我一会先把他送酒吧。
    行。
    几个人刚走到门口,就对上门外走过来的人。
    男人穿着一身黑长褂子,一张脸暴露在空气里,任谁看了都要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这些人虽然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事情,但也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这张脸,看到他走过来一瞬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一直到许渡禾走到跟前问:何文屿呢?
    身后经理举了举手:这里这里,老板喝醉了,刚趴着睡了一会,你是
    许渡禾走进去才发现包间里拉了很低的空调,何文屿就那样自己缩成一团,他蹲下身子捏了捏他的掌心,已然冰凉。
    经理见他这个亲昵姿势,没回答也似回答。
    卧槽!!老板的男朋友??!!是许渡禾??
    额那个
    许渡禾扫了他一眼,经理被冻了一下,瞬间闭嘴了。
    老板这男朋友也太凶了吧。
    许渡禾直接横抱着何文屿走出了门,离开了餐厅。
    当天晚上,这段视频在网上发酵。
    作者有话要说:  喝醉了适合()没有什么不适合
    第50章 恋情
    何文屿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有些不清醒, 脑子昏昏沉沉的,像是塞进去了棉花跟水。
    他知道送自己回来的是许渡禾,一路上也很安分。
    看着他在厨房忙碌, 何文屿站起身, 一步一步走到沙发上躺着。
    何文屿的眼睛一张一合, 还有些茫然。
    一直到许渡禾走过来把碗放在他旁边,他还愣怔了一下。
    这是什么?
    许渡禾轻轻喂着他:醒酒汤。
    何文屿听言, 乖乖地喝下去。
    不是说不喝酒?许渡禾语气很淡。
    何文屿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埋怨, 心虚了一下:一高兴, 就没忍住。
    他其实喝酒算是中等, 也不能说丝毫不会喝, 但也不是很会喝。
    你生气了?
    许渡禾摇了摇头,继续一口一口地喂着他喝汤。
    没生气,但是你以后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何文屿故意摇了摇头。
    不是有你吗?未来都有你。
    许渡禾估计没想到何文屿会说出这种话, 手都顿了一下。
    随后继续喂着我醒酒汤,表情都没什么异常。
    喝了醒酒汤之后, 何文屿醒了个大半,坐在沙发上非要拼积木, 结果一个明明对不上号的硬生生被他塞了进去。
    一旁许渡禾看不下去了,就只能拉着他的手把他送回了卧室。
    不早了, 睡着吧。他说。
    何文屿:可是我还不困。
    他比了两个手指头,问何文屿这是几。
    何文屿:2!
    许渡禾面无情绪地把何文屿塞进被子里一卷, 让他出不来:你喝醉了,早点睡, 否则会头疼。
    何文屿皱眉:我已经醒了,我不困。
    你困。
    我不困。
    许渡禾盯着何文屿看了好一会,最终无奈了:那你想干什么?
    何文屿扯开被子, 站起身:我想看电视。
    许渡禾捏着遥控,问他:看什么?
    何文屿眨了眨眼,把自己的电脑抱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一个电影,随后自己把自己卷成了花卷,大大的眼睛露出来,盯着电脑看。
    许渡禾不知道他喜欢看什么电影,也跟着坐在床边跟着他看。
    等到电影开场的第一秒,他就愣怔住了。
    下意识就去关。
    何文屿倒是没动,大大的眼睛从电脑上转移到他身上。
    你关了干什么?
    许渡禾冷漠:你要睡觉了。
    何文屿皱眉:好吧,那我要去洗澡,我身上臭臭的。
    你身上很干净。
    何文屿不理他了,直接自己走到浴室洗澡,许渡禾害怕他在浴室滑倒,根本不敢离开。
    何文屿光着身子,忽然开了浴室的门。
    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许渡禾看,从头看到尾。
    你在排队吗?要不然我们一起洗?
    许渡禾:
    他慌乱地眨了眨眼睛,迅速转开了视线。
    你快点洗,我洗过了。
    哦。
    水流的声音在浴室里跌宕起伏,久久没有停歇。
    他差不多洗了一个小时才出来,许渡禾都在怀疑他是不是直接晕倒在浴室了。
    等他赤.裸着身子走出来,许渡禾懵了一下,随后迅速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个内裤,直接给他套上了。
    那个没良心的直接趴在床上,手里抱着枕头,闭上眼轻声说:你碰到我啦。
    许渡禾:
    忍着打他的冲动,许渡禾抱着他把他的头发吹干,才把人放进被窝里去。
    等弄好了一切,房间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浴室的热气好像已经传到了房间里 ,滚烫的气息怎么挡都挡不住。
    许渡禾也没敢开空调,害怕他今天喝了酒明天会感冒。
    坐在床边大半天,一直到凌晨,盯着下面鼓囊囊的一块,气了半天。
    最后看了他一眼,只好独自去了浴室里解决。
    第二天一早,何文屿头昏脑涨地醒来,许渡禾今天有一个广告要拍摄,给自己写了小纸条在桌子上,还发了微信让他醒来自己下去吃早餐,不要吃凉的。
    何文屿揉了揉脑袋,站起来从衣柜里拿衣服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不对劲。
    他低头一看,他怎么穿的许渡禾的内裤???
    明显大了一圈,在自己腿上挂着。
    何文屿懵了一秒,已经想不起来昨天晚上自己干了什么了。
    身上没有不适感,应该没做,那他穿着许渡禾的内裤?
    不对,内裤都换了都没做??
    他换好了衣服在楼下买了包子跟豆浆,吃完了就去了酒吧。
    上午酒吧的人并不多,他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了周围人看自己时怪异的表情。
    坐在卡座上看了一眼昨晚的账目,昨天跟今天的生意异常的好。
    何文屿又扫了一眼旁边的经理。
    他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经理笑了声:应该是好奇。
    何文屿:?
    那更奇怪了。
    看我?
    何文屿无语:我有什么好看的?你们酒吧之前很出名吗?换了个老板还要很多人来看看?
    经理直摇头:当然不是了,是因为,昨天晚上不是许渡禾抱着你离开的吗?然后就很多人想来看看。
    何文屿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许渡禾。
    抱着他。
    离开的?
    而且看这架势,还被很多人看到了???
    经理:额老板你没看热搜吗?
    何文屿:??
    都上热搜了??
    他里面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微博。
    热搜第一#许渡禾恋情曝光#
    【我草卧槽卧槽!!!!!!我哥真他妈行。】
    【别贷款了,他都压根没想过隐瞒!!】
    【艹所以那个节目上,何文屿躺在许渡禾的腿上卧槽磕到了!】
    【弟弟,呵呵,都是你们的情趣罢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失恋了!!!!!】
    骂自己的更多,大概也因为自己没有微博的原因,他们直接自己在#何文屿#这个广场上骂。
    一直骂了好几万条,直接骂上了热搜。
    何文屿忽然就想起了许渡禾说今天去拍摄广告,他都休假了拍过屁的广告,估计就是处理这件事了。
    他明明知道直接抱着自己出去会被拍摄,还这么大胆 。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正准备打电话给许渡禾的何文屿停住了。
    他想要公开了。
    何文屿的嗓子有些哽。
    疏出一口气,才去给许渡禾打电话。
    对面很快就接通了。
    你
    许渡禾嗓子含着笑:看到了?
    何文屿以为是他说的是恋情曝光的那条热搜。
    看到了,你怎么突然
    许渡禾:没有突然,我一直想要公开的,我想让别人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
    很早就想,但可能我不说,又没有做出什么,你就总以为我不是很重视,我想,以后我想对你好,就应该作出点什么让你感觉到。
    我不是木头何文屿,我知道怎么对我喜欢的人好,我也甘之如饴。
    何文屿挂了电话还都没回过神来 。
    一旁经理倒是笑得开心:恭喜老板了,今天要不要给员工们发喜糖?
    酒吧是有这个规矩的,只要有员工结婚或者订婚,都会发喜糖。
    恋耽美

——(39)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