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4 章

怜香惜玉录(穿越版) 作者:十四郎

正文 第 4 章

      怜香惜玉录(穿越版) 作者:十四郎

    第 4 章

    天青脸色微微一白,恨道:“和小夫人没关系!不要做出一付天真嘴脸,在泉家,没人吃你这一套!哼,反正上去了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告诉你,就算老爷和小夫人认了你,成婆婆也不会认你的!迟早你会知道泉家人不会任你搓揉的!”

    习玉真想让她赶快把自己放下来然后好踹她一脚,但在这里吵起来也的确不好看。她只好强忍着咬牙道:“还不知道谁搓揉谁呢!我好歹是泉府的客人,你如此诋毁我,难道这就是泉家的待客之道?!我真算见识了!抱歉,上去之后我就会和你家老爷说要离开,这种鬼地方,求我我也不来!”

    天青顿时说不出话来,只好哼了一声,加快脚步跟上去。大约走了一刻,1008级台阶终于到头了。台阶尽头却是一扇气派宏伟的大门,周围尽是白色的高墙,也不知方圆几百里。门口安置着两只石狮子,光是下面的石座就有一人高,气势令人不敢放肆。

    泉豪杰站在门口,一把抓起门上沉重的铜环,轻松地敲了两下,立即传出古朴沉重的声音,惊起周围无数飞鸟。过了一会,门内终于有了动静,一个嘶哑的声音问道:“何人来扰?”

    这是搞什么啊?习玉莫明其妙,不过下去接个人而已,这都需要警备吗?

    就听泉豪杰朗声道:“豪杰当访,请开正门!”

    话音一落,那扇巨大的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接着就缓缓打开,露出门后雄伟的大殿还有无数或雅致或大气的建筑。炼红笑吟吟地走过来抓住习玉的手,柔声道:“跟我来,先去正厅,老爷有点事情要说。然后姐姐带你四处玩耍去。”

    习玉本来是要说马上离开的,但见炼红如此热情,那话再也说不出来。等一下再说!她暗暗想着,天知道这个泉家搞什么鬼,该不会是要她来做什么冲喜对象吧?!哼,未免把人看扁了!谁希罕嫁给一个病鬼?!

    正厅就是那个看上去无比气派的大殿,泉豪杰快步走上,推开正门,然后朗声道:“先生,人我带到了。请您看看是否有弄错。”厅内漆黑的,半天也没个声音,过了好久,才有一种嗡嗡的类似敲打器皿的声音传出。

    泉豪杰双手一展,原本聚在习玉周围的人唰地一下全部散了开来,整齐地排成两排,习玉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当中,手足无措。泉豪杰定定看着她,眼里满是激动的神采,高声道:“司马姑娘,请进!”

    习玉望向炼红,她用眼神鼓励她听话,习玉无奈,只好往前走去。刚走到正厅门口,里面漆黑一团,突然爆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异域之人!大祸不死,将有新生!你今年是不是刚满十六岁,按你们异域的方法,你是九月初九的生日?”

    习玉吓了一跳,她确实是九月九号生的,这个人怎么知道的?!“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她大声问着。

    里面依然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那人的声音好像隔着什么厚重的物事,听不太真切。

    “你的那个时代,远在千年之后的异域。你是从……中国来的?”

    习玉更加骇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那你知道我能回去吗?”

    那人很久都没说话,一直到习玉都等烦了,想开口询问的时候,他才轻道:“缘分到了,什么都挡不住。该来的来,该走的走。泉家老爷,她是你儿命中的贵人,如果想让你儿活命,万不可怠慢了此人。今日是十一月二十,下个月此时,你儿将退去所有瘴气,完全恢复。”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大声躁动起来,泉豪杰激动的脸都红了,炼红满眼是泪,喜悦地搓着手。只有习玉,在怔了良久之后,突然大声说道:“不!我不留在这里!绝对不要!”

    炼红的脸色顿时变了,“妹子!你何处此言……?难道是姐姐怠慢了你么?”

    习玉摇头,“不是,但我不相信这个人说的东西。在我的时代,没有人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有病了就去看医生,总能治好的。我不想光凭这种虚无缥缈的说法就心安理得地留在人家家白吃白喝!我还不需要看人脸色过活!”

    泉豪杰脸色铁青,忽然大喝一声,“来人!把曲天青押去后院听候发落!”

    立即有人应声而上,架住脸色惨白的曲天青,要把她往下面拖。众人又是一阵躁动,这下明白老爷是动了真怒,谁也不敢上来劝一声。人群前面突然颤巍巍地走出一个白发老太婆,拄着拐杖走了过去,沉声道:“老爷,请不要鲁莽行事!给人罪名至少需要原因吧?天青犯了什么错?”

    泉豪杰冷道:“问她自己,方才背着司马姑娘上1008的时候说了什么。我虽然老了,但耳力还是有的,怎么能让这种刁蛮之人继续呆在泉府里作威作福?”

    那老太婆摇了摇头,“老爷!天青好歹是曲镖头的独生女,您这样偏袒自家人,难免令人侧目!天青年轻气盛,再说她与念香从小一起长大,护着他怕他被人骗是正常的,老婆子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用她来平息其他人的怒气!”

    泉豪杰叹了一声,怒气渐平,“成婆婆,”他缓缓说道,“你是带大天青的人,我理解你袒护她的心情。你都这样说了,难道豪杰还能一意孤行不成?算了,放开她!但如果还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曲天青立即被放开,她满眼是泪水,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对泉豪杰磕了一个头,然后恨恨地看了一眼习玉,便退下去,再没说一句话。

    习玉也被这阵仗搞得有些惶恐,她瞥了一眼那个成婆婆,她就是曲天青口中“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成婆婆?如果她没记错,刚才在山下,也是她先出言讽刺的。这个老太婆是不是看她不顺眼啊?

    成婆婆眼角也没瞥她一下,径自走了回去。泉豪杰走过来说道:“想必司马姑娘一定明白了,小儿得了重病,刚才正厅中的高人先生也说过,你是他命中的贵人,还请姑娘救小儿一命!泉豪杰一生从不对人低头,但今天恳求姑娘答应和小儿的婚事!泉家绝对不会亏待姑娘,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让你做念香的正妻!”

    习玉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脸色苍白,几乎跳了起来。

    “不……不!我不行!我从没想过要在这里嫁人什么的!说不定我马上又会回去了!”

    泉豪杰不等她说完,一揖到底,堂堂泉家的老爷,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她面前低下了头。“恳请姑娘救我儿一命!”

    习玉手足无措,但要她马上答应,那却是万万不能的!“泉老爷你别这样!我很为难的!本来这种命运说法就很虚幻,千万不要当作至理!我……我没本事救你儿子的!”

    泉豪杰只是低着头,一个字也不说。炼红含泪奔了上来,扶着他当场跪下,“妹子!我求求你答应吧!念香是泉家的独子,他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让我们还怎么活?!我求求你!姐姐给你跪下了!”

    习玉觉得自己被人抬着上了刀山,眼前无路可走,活了十六年,还从未这么为难过。过了好久,她终于叹了一声,“别这样了……你们两个长辈这样对后辈,让我怎么吃得起?总要给我时间让我考虑吧……”

    话音刚落,却见从后面急急奔来几个下人,高声叫着:“老爷!老爷!少爷刚才醒过来了!脸色大见好,还说想喝虾仁汤呢!”

    泉豪杰难抑心中激动,转身又给习玉作一个揖,“谢谢姑娘的恩德!不只救了我夫人,还救了我儿!你是泉家的恩人!救了老夫的命!”

    习玉急忙让过他的礼,急道:“让我考虑几天可以吗?非要今天给出结果?”刚说完,她的肚子突然发出一声响亮的呻吟,所有人都听见了,习玉尴尬的真想挖个坑钻进去。

    炼红抹去眼泪,呵呵笑了出来,“妹子一直和我赶路,饿坏了吧?快过来,我带你吃饭去。”

    习玉发誓,后面的那句话,她真的是无心说的,如果早知道临泉有那个鬼风俗,她是宁愿饿死也决不会说后面的话,她只说了一句:“嗯,快饿晕了,能让我先吃饭,然后再说这些事情吗?”

    然后,所有人都疯狂了……哭的哭,笑的笑,欢呼的欢呼,就差没把她捧起来抛去天上。

    泉豪杰眼中满是泪,半晌才沉声道:“谢谢!姑娘的大恩大德,老夫一生都感激!”

    诶?她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吗?习玉完全蒙了。

    5.第一印象超级恶劣

    炼红扑过来,将她一把搂进怀里,眼泪打湿了她的脖子。

    “妹子!真是太感谢你了!姐姐一直骗了你,真是对不起!”她又哭又笑地说着,在习玉听来,她是完全的语无伦次。

    “那个……我只是说要吃饭,然后再考虑而已……我还没答应……”习玉无力地说着,但显然没人注意她在说什么。

    “你们有在听我说话吗?”习玉大声问着,肚子又叫了一声,“我都快饿死了,先吃饭再说这些好不好?”她拉着炼红的手,几乎要哀求了。

    炼红喷笑出来,“傻孩子,我知道啦!”然后又摸了摸她的头发,“真是个傻孩子,还没长大呢!也不知羞。”

    “啊?”习玉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为什么他们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旁边有两个妇人笑吟吟地说道:“姑娘难道不知道,临泉这里如果女子向男方家要吃食,就代表答应了求亲啊!表示以后完全是夫家的人,要夫家来养。嘻嘻!果然是异域的姑娘,真是豪爽,一下子就答应了呢!少爷的病有救啦!”

    轰轰!天下劈下巨雷,习玉的大脑终于短路。原来,这里还有这种鬼风俗……

    第 4 章

    恋耽美

正文 第 4 章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