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26 章

怜香惜玉录(穿越版) 作者:十四郎

正文 第 26 章

      怜香惜玉录(穿越版) 作者:十四郎

    第 26 章

    习玉摇着手指,“啧啧!一看你就是没脑子只知道打杀的野蛮人!杀了他?多没创意啊!一剑下去就死了也没痛苦。让他继续活着才是痛苦呢!”

    念香无奈地看着她,“习玉,你到底要说什么?”

    习玉叹道:“他长得好像我们那个世界里一个著名的明星,先别杀嘛,让我看个过瘾。反正他做采花贼也需要下半身,你直接把他阉割了,不就一了百了?让他就这么简单死了,多没意思!就是要让他一直活着,看着美丽的女人却没本事上,才有意思!”

    她说完,见念香和那人都骇然看着自己,不由奇道:“怎么……?我说了什么不对的吗?”

    念香怔了半晌,忽然用手推了一下她的额头,轻道:“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说话那么粗鲁!亏你想得出来这么个毒辣法子……”他耳朵都红了,“在我面前胡乱说说也罢了,以后这些话可不能随便说!”

    拜托!这也叫粗鲁?习玉无语地看着念香,说不定,此人是个纯情少年呢!她抓住他的袖子,摇了摇,“好不好?你阉割吧!血淋淋的我才不看!”说着她就要转过身去。

    却听那人哈哈一笑,念香大惊,只见他忽然奋力抬起上半身,往地上一撞,刚好地上有一颗小石子,他胸口要穴被这一撞立即解开!念香一把推开习玉,剑光一闪,挥向那人的脖子。那人身体柔软之极,猛然向后一仰,能活动的左手顺势解开腿上的穴道,一跃而起!

    习玉见他跃上树顶,如同一只大鸟,漆黑的长发在月色下泛出幽蓝的色泽,不由暗暗赞叹,此人的轻身功夫实在是好!此人的样貌也实在是好!做采花贼实在太可惜了!

    “好毒辣的小丫头!小爷我记住你啦,红头发的丫头!咱们后会有期!”那人哈哈大笑,几下纵跃,眼见地就消失在月光下,快到惊人。

    念香沉着脸走过来,将剑收回鞘,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冷道:“什么时候你能不找麻烦?!那采花贼从此缠上来该如何是好?!”

    习玉嗫嚅道:“我……我也只是不想看你……杀人么……再说,阉割了难道不比杀了好么……”

    念香大约真的生气了,用力捏住她的下巴,习玉疼得“嘶”地一声,急忙要躲,谁知他的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用力揽去怀里,习玉甚至怀疑自己全身的骨头会被他的蛮横气力揉断。

    “我……我对你已经没有办法了。习玉,你粗鲁也不要紧,信口开河也不要紧。但你绝对不可以受伤,一点点都不可以!”他闭上眼,想起方才曲天青浑身狼狈的模样,心中猛然一揪。天青那样,他惋惜而且怜惜。但他不能想象习玉变成那付样子。他怕自己会疯掉。

    习玉几乎要窒息,无奈怎么也推不开他可怕的怀抱,只能苟延残喘地瞪圆了眼睛,低叫道:“快放开我!我快闷死了!”

    念香沉声道:“今日开始,你一刻也不能离开我身边!一直到下次我手仞此人!你若是再不听话,我……我便脱了你的衣服将你捆起来!再不放你出来!”

    哇!习玉好不容易从他怀里把脑袋挣出来,“你……你是变态啊?!”她有气无力地骂着。

    念香瞪了她一眼,终于放手,然而一只手却始终抓住她的手,坚决不放。他将曲天青扛去肩上,牵着习玉慢慢往客栈走去。

    走了半晌,他忽然轻道:“我很早以前就想问你了。变态是什么意思?你们那个世界的骂人话?”

    习玉哈哈一笑,挤眉弄眼地说道:“就不告诉你!”

    “说嘛!小气!不然我回去就真的要做变态的事情咯!”

    “你学的不是很快么。变态就是……变态!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好,那我回去就继续变态!”

    “你果然很变态……”

    ×××××

    曲天青觉得有人在用湿润的巾子擦拭自己的身体和脸。她本能地抗拒——别!别碰她!她努力抬起手,一把推出去!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叫声,然后光当,哗啦,乒乓……一连串声音,曲天青不由吃力地睁开眼睛,却见习玉抓着一块湿布尴尬地站在床边,而地上狼藉一片,脸盆滚去了角落,地上全是水,想来她那一推,把脸盆推翻了。

    她冷冷看了习玉一眼,过了一会,闭上眼睛冷道:“你来做什么?笑话我的吗?”

    习玉坐去床沿,悠悠地说道:“你不是已经睁开眼睛了么?我是在照顾你呀。”

    曲天青咬住唇,“你出去!我不要你照顾!我不想看到你们!”

    习玉叹了一声,拿着毛巾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玩,“你这话说迟啦,我都替你擦了两遍身子你才跟我说不要照顾你了,那我之前干的不是浪费么?你说说该怎么赔偿我。”

    曲天青这才发觉自己是光着身体的,不由大羞,赶紧抓紧了被子,涨红脸厉声道:“出去出去!我自己来!”

    习玉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趁着她没力气,将胳膊扭了过来,她笑吟吟地指着她雪白胳膊上的一点殷红,“这东西还真的存在啊!我还以为守宫砂只是传说呢!真好看啊,这颜色!”

    曲天青又羞又恼,偏偏也不敢真的对她怎么样,只得咬牙道:“你羞辱够了吗?少夫人?!”

    习玉放下她的胳膊,替她把被子盖好,轻道:“你没有被那人凌辱,说实话,我很开心。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但是我也不想看到你受这种伤害。既然你能对念香说出那些话,我想我之前是错看你了。”

    她顿了顿,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半晌,她才嘟哝道:“好吧,我先说就是了!先前我一直误解你,是我不对啦!虽然我还是不喜欢你,但是我承认你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我还挺佩服你的!”

    曲天青沉默着,还是没说话,习玉把毛巾丢去桌子上,笑道:“我想说的话都说了,心里舒服多啦!那个……你放心!念香要我告诉你,一定替你找到那淫贼,然后由你亲自手仞。”

    她转身要走,忽听曲天青低声道:“他……我……”她似乎是在哽咽,却咬牙不发出任何声音。过了一会,她忽然说道:“之前在1008与你说的那些话,都是我不对。我擅自替少爷作主,认为你配不上他……都是我太狂妄了!可是我告诉你,就算你是个好人,我还是讨厌你!讨厌死你了!那个没眼光的少爷,我才不要去喜欢他!我……我……”

    她说到后来,已经露出哭音。习玉露出一个微笑,摆了摆手,“好吧,我们果然还是两看两相厌。没办法,反正也快到青州府了,以后再也不用见面啦!那么我走了,你睡吧!念香今天会在走廊里休息,你放心吧!”

    曲天青抓起被子蒙住脑袋,“啊!你快走吧!终于能分开我才高兴呢!你这个讨厌鬼!”

    习玉笑嘻嘻地走出房间,这人,说不定真的很有意思呢!

    23.采花贼的报复

    一大清早,客栈下面摆摊子的人已经出来了,叫卖声嘻笑声不绝于耳。新鲜的包子也刚刚出笼,一揭开蒸笼盖,雾气大团大团地上升,香味顺着窗户缝钻了进来。迷迷糊糊的习玉翻了个身,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嗯,好香……”她喃喃说着,顺便抬手擦了擦快要流出来的口水。昨天因为急着去找曲天青,她晚上饭都没吃,饿着肚子上床睡觉,这会闻到香味,便再也睡不下去了。

    “好冷好冷!这什么鬼天气!”习玉推开被子刚要下床,只觉奇寒彻骨,忍不住张口打了个大喷嚏,赶紧继续钻去被子里取暖。

    门突然被人打开,念香含笑的声音传来,“醒了?快起来吧!外面下雪了!”说着他走了进来,习玉立即闻到包子的香味,急忙爬起来,果然,念香手里捧着一个纸袋,里面装了好几个白胖胖的包子。

    “念香,你真是好人!”习玉感激得无以复加,伸手就要去拿包子。

    “等等。”念香笑吟吟地把包子放去桌子上,“先起来梳洗了再说,哪里有在床上吃饭的道理?”他顺手拿起习玉放去床边的外衣,替她穿上,将微乱的头发理了理,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习玉手忙脚乱地系带子,穿鞋子,一边瞪他,“你看什么?曲天青起来没有?她好些了吗?”

    念香抓过梳子替她绾发,说道:“她早就起床在后院里练功了,我们都打了两套拳,才不像你这个懒猪,太阳照屁股了才起床。”

    “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吗?”习玉由着他给自己绾头发,顺手拿过隔夜老茶漱口。

    第 26 章

    恋耽美

正文 第 26 章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