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西的美母教师 作者:不详

第十五章

      小西的美母教师 作者:不详

    第十五章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么浪漫的氛围下跟人接吻,和上一次满手鱼腥味相比,完全就是不能比。

    以前上网看风景照的时候,看到日本三四月间那漫天飞舞的樱花的时候,我想,如果如果哪一天能够和人在这种环境下亲密接触应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后来在看到某一部港台电视,看到里面男女主角在一片梧桐落花下接吻也觉得很美。

    每个女人心中都有着一个幻想在,不仅仅是对接吻,更包括爱情。

    这种场面,萌的人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啧啧,阿墨你真不上镜,这表情扭曲的,感觉像是见到鬼似的。”

    靳骐看着自己刚刚拍的照片,在那边嘀咕了一声。

    “不过没关系,我看上去还是很帅。”靳骐笑了一声。

    真厚脸皮,居然还自夸自己很帅的!我从鼻孔之中哼了一声表示对他的厚颜嗤之以鼻,但是随即地被他捏住了鼻子。

    靳骐的手没戴手套,被风吹的冰凉冰凉的,当然我的脸也是,已经麻木的没有一点的感觉了,被靳骐这么捏着鼻子的时候,我都感觉不到疼了,反倒由生自己的鼻子会不会被冻脆了,嘎嘣一下被揪了下来的想法。

    好吧,我的幻想能力又升级进化了。

    “别哼了,再哼就成尔康了!”靳骐用力捏着我的鼻子,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变成尔康,我就不要你了。”

    “在你不要我之前,我先不要你。”

    我伸手扯下他捏着我鼻子的手,一边恶狠狠地说着一边作势要咬他,慌的他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手,开始讨饶。

    “阿墨……”

    靳骐叫着,声调拉的长长的,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不算是有特色,可是从靳骐的嘴里面念出来的时候,分外好听,尤其是在他那拉的长长的调子,有点九曲十八弯的味道,像是小时候坐在码头上,轮船那悠远的汽笛声一样。

    “恩?”

    我抬头看他,他的脸上带着笑,又伸手捏了我脸一把之后像是玩小狗一样又又拍的。

    “没事,怕你只是嘴上说的好听罢了。”靳骐说着,话语轻快,“想要看看刚刚的照片么?”他扬着手上的相机问着我。

    我点头,刚刚那这男人的动作太过于突然,完全没有给我半点心理准备的机会,所以我觉得当时的画面一定很惨不忍睹,我要消灭罪证,不能留下那么丢脸的画面,就算是拍大头贴也得准备好造型之后才下手的。

    他瞅着我,那一双看上去总是带了电的眼弯了起来。

    “不给!”他摇了摇头,吐出了两个字。

    神气!

    我瞪了他一眼,不给看拉到,反正吊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在苏堤附近走了走,风雪渐大,我和靳骐准备回去。

    来的时候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是等到回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刚走了长长的一段路,甚至来时候那踩过的脚印又重新覆盖上了新的一层雪花。

    “来吧,背你。”

    靳骐看了我一眼,把相机放回到了身上的包里面,然后把包递过来让我背上。

    “真的?”

    我有些意外,暗想着今天的靳骐怎么和平常的时候那么不同,不但又听话又体贴的,难道说他清楚了一个身为男朋友该尽的义务和身上的职责?这可和平时的他差别太大了,让我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了。

    “你是不是背地里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无比认真地问,话题一问出口之后我突然觉得这个可能x高的可怕,这电视小说里面不是经常这么演绎的么,只要男人一做错事情,总会下意思地开始对人好,那是一种偿还心理。

    靳骐冷哼了两声。

    “阿墨,就你那智商,就算我要做点对不起你的事情也不需要背地里干。”他说,语气无比地蔑视我,“怎么着,对你好还不乐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老实想想,靳骐说这种话还真不是没有理由的,我眼神不好,观察力不够透彻,不然的话,在初中不会没有看出伊杰和校花早就有了一腿,我一直以为我早熟,其实别人尤甚于我。

    所以靳骐这个小心眼又腹黑的男人要是真的想对不起我,光我这点脑容量,还真算计不过他。

    但是,这家伙的话说的也真够直白的,怎么说我还算是他女朋友呢,怎么说话的呢怎么说话的呢!

    “还要不要背?”靳骐看我,语调柔缓了许多。

    我点头,不要白不要。

    靳骐把伞塞给我,背对着我蹲下身,我慢慢地伏趴上他的背,明明他看上去挺清瘦的一个人,可等我趴在他的背上的时候,却觉得很宽厚,很有安全感。

    靳骐的脚步不快,却很稳健,恍惚中有种想像小时候被爸爸背着感觉,对方呼哧呼哧的呼气声,清晰可见。

    我用力地环着靳骐的脖颈。

    “靳骐,你感觉很像我爸哟!”我凑在靳骐耳边低声说着。

    靳骐那一张好看的脸表情微微有点扭曲。

    “阿墨你是想说我未老先衰了么?”他问,因为背着我的缘故,声音之中带了点小喘气。

    “靳骐,我很喜欢你呢!”我低笑,看不出来他一个男生居然还怕被人说老,真是的,这家伙一点都不懂我的意思。

    “阿墨,你这是想告诉我,你有恋父情结么?”靳骐站直了身子,喘了一会气之后背着我接着往前走。

    笨蛋!

    我在心底哼了一声,这家伙一定不知道,很多女生都是有恋父情结的。父亲在女生的心底都是一座大山的存在,不仅仅是一个父亲的角色,更代表一种安全。有多少个女孩子曾经用糯糯的声音说着“我长大之后要嫁给爸爸”这种话。

    我的父亲在我的眼中就是这样,他没有多少钱,也没有多少权,但是他给了我全部的爱,曾经何时,我也是那想要嫁给爸爸的女孩子之中的一员,等到长大了之后才转变了观念,但是要找一个像爸爸一样好的男人这种想法,从来不变。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哟。”我附在靳骐的耳边,再度重复了一声。

    “知道啦,”靳骐的声音里面得意洋洋,“其实你更爱我的美色吧?”

    “是啊是啊,你的美色多秀色可餐啊!”

    我随口应着。

    但是比起美色来,我还是更喜欢他的个x多一点,虽然他有时候是很小心眼,但是不腹黑的时候还是挺正常的。

    我喜欢你,和你的美色无关。

    我很想对靳骐说这么一句,但是话到嘴边,觉得这句话似乎过于琼瑶式的煽情,万一他扛不住如此真情流露的话,摔的可是两个人。

    但是还没等我想好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x涌而又澎湃的情感的时候,靳骐倒是先开了口。

    “阿墨,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0=

    我愣了愣,随即又抗议了。

    “哪有,我没胖!”对于女生来说,“胖”这个字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少来!”靳骐重重地哼了一声,声音肯定无比,“你绝对有重。”

    “唔……唔……”我踟蹰了一会,老实交代,“重了两斤……”

    大概交往了一个帅的掉渣,让无数女生羡慕又怨恨的小男朋友的缘故,最近胃口很好,前两天往体重计上一站,还真的胖了两斤,还没文雅和依依笑称是要屯着脂肪过冬,没有想到,靳骐居然这么敏感,连这一点变化都清楚!

    “难怪沉的和泰山压顶似的。”靳骐咬牙,背着我往前走,额头上都有着一层薄汗溢出。

    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我突然有种羞愧感。

    “要不,我自己走算了?”我说着,想要从他的背上下来,但是却被他制止了。

    “都走了这么一长段路了,也不差再走一会了。”靳骐犟着。

    我不吱声,因为我怕我一吱声,会让靳骐血溅三尺,因为我在想,要能一直这么走下去,绝对是一件很萌的事情啊!

    我愿意啊……

    从西湖边回来的时候,我和靳骐两个人都被风吹的整个人冷冷的,突然觉得在冬天的时候其实穿着羽绒服也不大给力,在风雪的夹攻下,衣服上沾染了不少的雪花,雪花一化开,潮湿一片。

    尤其公交车上开暖气,下了公交车是零下两度的免费冷气,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不是一般的销魂。

    靳骐送我到女生寝室门口,我把背包还给他。

    “我过两天去把照片印出来给你,学期末了,要好好复习好好考试。”靳骐理了理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的头发,用老爸式的口吻叮咛着。

    我点了点头,明明这种话应该是我对他说才对的,反倒是撬了一个早上课的人来对我说这种话,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

    “阿墨,你开心么?”靳骐看着我问着。

    “恩。”

    我重重地点头,他都肯在大雪天陪我去西湖边疯一场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那就好。”靳骐拍了拍我的脸,漾开笑,“那赶紧回宿舍吧,换一身衣服,都潮了。”

    “你也是,我回宿舍了,你回去自己注意一点。”我对着靳骐挥了挥手,然后准备进门上楼。

    才刚刚踏上了楼梯,我忍不住又回了头,靳骐还是站在门口,朝着我看着。见我回头,他对着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上楼,然后转过身,撑开了手上的雨伞走入了雪中。

    我站在楼梯口看着靳骐离开,他撑着一把伞,颜色不是鲜艳的那种,有点灰暗,但是却觉得他的背影非常的好看。

    那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但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回想起靳骐的时候,我却是经常想到他这在雪中独行的背影。

    哪个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寝室的姑娘在看老电视剧怀旧,音响开的大了点,那歌曲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重复着。

    “雪中行雪中行,雪中我独行,挥拒多少英雄豪情,惟有与你同行,与你同行,才能把梦追寻”

    那浑厚清透的80年代老歌,没有想到却预兆了我今后的生活。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