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又纯又欲(双性H) 作者:fallacy

分卷阅读14

      又纯又欲(双性H) 作者:fallacy

    海泽丝毫不觉得这句话可能会惹到老霍,甚至还搬出霍永安压言嘉,“你老公已经同意了!”他动了动压在言嘉身上的身体,悄悄用自己已经复苏的肉棒戳中言嘉那个现在还空着的小洞,几乎是一进去就被绞紧了,贪吃的穴肉更是吮得他头皮发麻,他伸手下去揉着敏感的花珠,一边还在言嘉耳边呵气,“你下面有两张小嘴,一个人满足得了你嘛?”

    说着他抬头去瞅霍永安的脸色,结果霍永安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海泽本来已经伸到言嘉屁股下面准备把他抱起来的手于是只得怕死地缩了回来,虽然霍永安早就已经做过拔他出穴的事。

    “一起动一动嘛”海泽在已经完全清醒的言嘉身上不断点火,同时还给将阴茎埋在后穴里的霍永安发出邀约,反过来一副自己才是主人的样子。

    他轻轻点了点言嘉皱起来的鼻子,“就是要一起把你肏坏,这样以后你的裤腰带才不会对别人松,不许再去外面偷吃,听到没有?”

    言嘉想他究竟什么时候偷吃过,而且这家伙说起话来一副是自己正牌男友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奇怪!

    而海泽说完以后还又去邀请霍永安,“来呀~”

    结果这次不等霍永安给反应,言嘉先一个巴掌呼到了他脑袋上,“闭嘴,你这个狗东西!”

    海泽:“”

    于是从此以后,海泽就这样奠定了他在三人之间一个狗东西的地位,每天被打,每天被骂,每天看着另外两人恩恩爱爱,有时候被打击狠了,他会突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他曾经想要建立一个像父亲们一样的小家的愿望,好像有点诡异地实现了。

    看看他现在的生活吧,毕竟到了二十好几的年纪,是一只已经离巢的鸟儿了,所以其实之前是离开父亲们的家,自己一个人住,现在呢,和言嘉还有霍永安搬到了新的房子里,没错,因为多了一个人,他们甚至换了一栋房子。

    新房子处在一个无论他们三个人如何生活都不会显得奇怪的环境里,那个地方叫银杏街,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好地方,在这里开始新生活,而且还认识了性格很相似的新朋友,只不过两人刚开始有点误会。

    那天早上海泽晨跑的时候,见到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用牵引绳带着一起锻炼,不过后面的人气喘吁吁一直在喊不行了,前面那个十分冷酷,一直拖着人跑,而且一百几十斤的人,他带着也不嫌累,就算是为了虐待也不得不说太有毅力了。

    他们折腾完后,海泽有点同情地把独自趴在地上像条狗的男人扶起来,对方一边灌水一边破口大骂,“周廷那个狗%”

    周廷?周廷他认识啊,说起来他还要感谢周廷呢,原来这是朋友的朋友,海泽兴奋地拍对方的肩,“你和周廷是一对?”

    “噗——”对方一口水喷得老远,“放屁,老子恨不得杀了那个野男人!”

    “哦。”原来这是那位被周廷给绿了的正宫,海泽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正准备溜走,对方却将他叫住,“是新搬过来的吗?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是啊是啊。”海泽秉承着少说少错的原则。

    “不对,你怎么怪眼熟”夏森奇怪地看着他,“霍永安,你跟霍永安是什么关系?”

    “恋人关系!”海泽灵机一动地说。

    “是吗?”夏森十分狐疑,“霍永安家的那个我见过,你这模样身段不太像啊?”

    眼见海泽眼神越来越闪躲,而且做贼一样心虚想跑,夏森抱着胳膊想了一会儿,顿时明白过来,恨声道:“又是个野男人是吧?老子生平最恨你们这种%”

    被骂了的海泽丝毫不敢还嘴,但对方却变本加厉地拿绳子抽他,恰好被来找他的言嘉见到,登时便怒了,“喂,你干什么!”

    言嘉冲上来就夺过那根打人的东西,反手朝着对方便是一顿猛抽,海泽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赶紧抱着言嘉往后拖,“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误会!”

    “靠,”言嘉这时候像是一只使出了吃奶劲儿的小老虎,海泽都有点制不住他,只听他骂道,“你是傻逼吗,别人打你不会还手?!”

    “你他妈那点功夫全用在破处那天了吗?!”

    海泽面红耳赤,这时候就轮到夏森呆若木鸡了,“卧槽”

    就说海泽这样儿的怎么可能绿得了霍永安,就算是周廷,如果一开始看上的是霍永安的人,估计也得先打个退堂鼓,搞了半天居然是霍永安家里那个主动给他戴的绿帽,而且霍永安还就这么顶着了,这个世界简直不可思议。

    夏森转身走了,海泽留在原地抱着言嘉蹭,脸红红地说:“原来你这么紧张我啊。”

    言嘉:“”

    “你可以少喜欢我一点的,老霍会吃醋啊~”

    “啪!”言嘉气呼呼地拍他的脑袋,“你这个没用的狗东西”

    说完言嘉就不再理他,转身走了,海泽连忙跟上,“亲爱的等等我啊,你要去哪里?”

    “回家!”言嘉头也不回地说。

    后来海泽又和夏森碰到过几次,聊着聊着倒是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大概是两人性格相似,志趣相投,所以抛开先前那点不愉快后,他们十分愉快地凑到了一起。

    夏森有天跟海泽说自己做了个梦,梦到上辈子他像海泽绿霍永安一样绿了周廷,所以这辈子周廷找他讨债来了,成天欺压他,就算他和他家那个两情相悦,周廷也硬是横插一脚,在他面前还理直气壮地像个大爷。

    末了又猜他俩正好是反过来的,海泽上辈子估计是被霍永安给强行绿了,所以这辈子才找霍永安讨债来了。

    海泽想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否则还有什么能解释言嘉对他的喜欢呢?

    不过,他还是得仔细问问言嘉究竟是怎么喜欢他的,这个答案,必须要听对方亲口说出来呀。

    第十二章 订婚当天被未婚夫的好友鼻尖(蛋:舔穴喷汁)

    手里端着红酒,嘴角轻轻牵起一个微笑,周廷的模样斯文而温柔。

    他朝自己面前的一对璧人举杯,“订婚快乐。”

    好友夏森前阵子从国外回来,身边带着一个模样漂亮的年轻男人,跟他们这帮发小介绍完,开口就说要结婚,他们都笑了,逗谁呢。

    结果没想到这人是来真的,还跟家里大闹一通,差点把夏父夏母给气出个好歹来。

    最后还是各退一步,商量可以先订婚,结婚就暂时缓一缓。

    漂亮男人名叫苏砚。

    周廷之前打量他不太仔细,只觉对方脸蛋瞧着很清纯,模样身段不像是伺候人的路数,但就是把夏森给勾得跟得了失心疯似的。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苏砚之前穿的衣服不对,今天他的小礼服掐着那把细腰,周廷看

    恋耽美

分卷阅读14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