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小无赖和他的绅士男友 作者:晴川泪相思

——(7)

      其实乔兰在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心里也是非常疑惑,只是她深谙职场规则,从不会质疑容溪的命令。直到昨天她了解了商场闹剧的全过程,乔兰才重新认识傅年,对他也有了几分好奇。
    傅先生还在怀疑我是骗子么?
    傅年脸上一热,讪讪地笑了笑,说:之前的事我很抱歉,确实没想到贵公司会找我面试。
    傅先生不必担忧,我们公司录用的每个人都是经过再三考量的,录用傅先生自然是觉得傅先生能够胜任。乔兰顿了顿,接着说:傅先生还有其他问题么?
    这么大的馅饼砸头上,傅年总觉得有些不真实,说:满足总裁所有要求,都包括什么?
    就是总裁要求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傅先生放心,我们公司是遵纪守法的良好企业,不会让你做违法或者有违道德的事。
    傅年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纠结了一会儿,说:好,那我什么时候过来上班?
    如果傅先生没有异议,那我去准备合同,签署后,明天就可以入职。
    好,那麻烦你了。
    乔兰笑了笑,拿着文件出了接待室。
    傅年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疼得他哎呦一声,忍不住揉了揉被掐的地方,小声嘀咕道:难道我时来运转了?
    等了没一会儿,接待室的房门再次被推开,傅年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待看清来人时,不禁愣了愣,随即惊愕地说:怎么是你?
    容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就是我。
    你是嘉华的总裁?傅年恍然回神。
    容溪点点头,优雅地来到傅年对面落了座,与那天早上的狼狈完全不同。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天上掉馅饼。傅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随即说:不好意思,容总,我没文化,没经验,这工作我做不了。
    话说完,傅年起身就走,来到门前推了推房门,居然纹丝不动,他怀疑是有人上了锁,回头警惕地看向容溪,说:容总,上次的事是误会,是沈家大小姐她给你下的药,我喝醉了才带错了人,也算变相救了你。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你放心,我是知法守法的商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毁了自己的前途。容溪说小事的时候咬牙切齿,明显说的反话。
    虽然这事不是傅年的错,但到底是占了人家的便宜,说话自然就没了底气,说:容总,既然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看是不是把门开开。
    容溪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说:这里面是你们小区的视频资料,可以证实是你带我回的家。这份是我的伤情鉴定,以及留在我体内的DNA鉴定结果。
    傅年微微皱眉,问:容总,您究竟想怎么样,直说成么?
    容溪将伤情鉴定报告拿开,从下面拿出一份合同,说:签了它,我就当这事从未发生过。
    傅年来到容溪身边,将那份合同拿了起来,仔细读过后,发现是方才乔兰所说的务工合同。他抬头看向容溪,说:我不能签,容总还是换个条件吧。
    如果你不签,我就将这些材料送到警局,无论是不是你下的药,你都是实施侵犯的人,照样会获罪。
    容总,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理亏,但我也不是没有底线和原则的人
    容溪打断傅年的话,说:你放心,违法犯罪的事我不会做,只要你任我支配一年,让我出了心里这口恶气,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除此之外你还能获得不菲的报酬。
    傅年拿着手上的合同,内心陷入挣扎。
    容溪见状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说:你不是做事有原则有底线么,做了亏心事难道就不用补偿?
    傅年看着容溪眉头皱紧,拿起桌上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说:既然容总赏饭吃,那我就不客气了。
    容溪满意地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车钥匙,放在桌上,说:明天早上八点之前来我家接我。
    见容溪起身,傅年连忙问道:你家在哪儿?
    地址我会发给你。容溪来到门前,转动把手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傅年一怔,随即老脸一红,刚才心虚,只想着赶紧离开,忘了他进门时是推的,出门应该拉才对
    拿起车钥匙,看看上面的标志,傅年心底泛起了嘀咕:这豪车如果停在他们楼下,当真不会被偷吗?
    傅年拿着车钥匙出了接待室,正碰上从办公室出来的乔兰。他笑着打招呼道:乔秘书,以后多多关照。
    乔兰笑着说:我比你大一岁,以后就叫我乔姐就行。
    乔姐。傅年很喜欢落落大方的乔兰。
    既然证实我不是骗子,那就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吧,以后有事还得常联系。
    傅年连忙拿出手机,把乔兰的号码重新备注,说:乔姐,你什么时候有空,为了表示歉意,我请你吃饭。
    最近公司比较忙。这样吧,等有空了我叫你。
    成,那我等着。
    乔兰看了一眼傅年手中的车钥匙,说:容总的车在地下停车场,你乘坐走廊尽头的直达电梯到负二层,很快就能找到。
    谢谢乔姐。那我先走了,不耽误乔姐工作。
    乔兰小声说:容总最讨厌不守时的人,如果他说八点去接他,你最好提前半个小时到。
    谢谢乔姐,我一定注意。
    行了,你回去吧,明天准时来上班。
    傅年应声,看着乔兰走远,这才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乘坐电梯来到负二层,傅年按了一下车钥匙的开关,两声悦耳的声音响起,车灯也随之亮了两下。傅年走了过去,看着面前的跑车,心里再次泛起了嘀咕:这人看着成熟稳重的,居然喜欢这么张扬的车。这要开回去,万一被偷了,就算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啊。
    傅年甩甩头,拉开车门上了车,坐在上面好奇的摸索着,可能是男性的通病吧,他对车子的诱惑也是难以抗拒。启动引擎,傅年缓缓开了出去,只是不了解地下停车场的路线,转了好几圈才算找到出口。
    傅年将车停在路边,正打算给宋桥打电话,就听有人在拍打车窗,他转头一看,发现不是旁人,正是曾经威胁过他的沈家大小姐沈蓉。傅年心里暗骂了一声晦气,没打算理会沈蓉,径直拨通了宋桥的电话。
    刚一接通就听到傅年迫不及待地问话:喂,傅年,面试的怎么样?
    成了。总裁助理,试用期三个月,每月一万,转正后每个月两万,还有五险一金。傅年和容溪之间发生的事,他没跟任何人说过,包括宋桥。
    这么牛?你丫这是走了狗屎运了,居然这么好的待遇。宋桥兴奋地喊了起来,说:你小子今天必须请客,让我也蹭蹭你身上的运气。
    被宋桥的兴奋感染,傅南也暂时抛开烦恼,笑着说:成,你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砰砰砰的声音始终在响,就连宋桥也听到了,他奇怪地问:你那边是在装修么,怎么这么吵?
    没事,有人在敲车窗。
    在敲车窗?宋桥愣了愣,随即说道:你小子别告诉我,你在那辆蓝色的跑车里给我打电话。
    嗯,这是总裁的车,他让我开走,明天八点去接他。宋桥,,外面这女人是个麻烦,我不能露面,先走了,我在家等你。
    成,咱们一会儿见。
    傅年挂掉电话,启动引擎,不顾车旁的沈蓉,径直开了出去。
    沈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大声喊道:容溪,你等等,容溪!
    因为跑车的车窗上贴了单向透视玻璃贴膜,所以沈蓉看不清车里的人,还以为里面是容溪。自她从傅年家里无功而返,她每天都来嘉华集团总部来找容溪,只可惜容溪不见她,她进不去嘉华总部大楼,只能每天在路边蹲守,今天好不容易蹲到容溪的车,她连忙上前,对方甚至连车窗都没落下,就径直开走了。
    一个男人来到沈蓉身边,小心地问:大小姐,您没事吧?
    沈蓉气急败坏地扬手打了男人一巴掌,骂道:废物!拦个车都拦不住,要你有什么用!
    男人平白挨了一巴掌,却不敢反抗,唯唯诺诺地说:对不起,大小姐,是我没用。
    混蛋!我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都被那个小混混给毁了,现在沈氏被逼到濒临破产的地步,都是他的错。既然他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沈蓉阴狠地说:你去找几个人,我要废了他!
    小姐,现在公司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不能再节外生枝
    啪,又是一巴掌,沈蓉恼怒地说:让你去,你就去,再废话,我废了你!
    第11章 容溪
    傅年所住的长虹小区是个岁数比他还大的老小区,住的人基本都是老人和来宁城务工的外地人,小区内停放的车辆屈指可数,更别提是豪车。傅年刚把车停到路边,就引来不少人的关注,他们站在路边小声的议论着。
    傅年拿出手机给宋桥拨了过去,很快电话就被接通。
    喂,你丫跑的真快,我这一转眼你就没影了,豪车不愧是豪车!
    我已经到小区门口了,你到哪儿了?
    我正等红绿灯呢,再过两个路口就到了。
    行,那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傅年正打算打局游戏,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个陌生号码,他点开看了看信息内容,是一个详细地址,随即便猜到是谁发的。存好号码,傅年正犹豫要不要回信息时,就听后面传来两声汽车的鸣笛声,他回头一看,拿着手机就下了车。
    宋桥也紧跟着下了车,来到跑车前仔细打量着,说:好车,真是好车。傅年,这车可是今年的新款,而且是限量款,有钱都买不到,居然被你小子搞到了手。
    傅年好笑地说:我只是个司机,车又不是我的,你兴奋个什么劲儿。
    宋桥笑着说:车钥匙给我,我来试试手。
    傅年把车钥匙递了过去,说:宋桥,你把车开回你家吧,这车放在这儿,我是真不放心,你明早七点再开回来,我八点要去接总裁上班。
    七点!自从结束学生时代,我就没七点起过床。
    昨天你不就七点起的么。傅年在宋桥面前晃了晃车钥匙,说:看来你是不想试试这款限量款的跑车了,啧啧,真可惜。
    得得得,七点就七点,算我上辈子欠你的。宋桥伸手夺过车钥匙,随即将自己的塞给傅年,说:你丫别忘了,还欠我一顿饭呢。
    忘不了。傅年不放心地叮嘱道:你小子今晚可要定好闹钟,我明天第一天上班,如果迟到了,看我怎么找你算账。
    行行行,我保证定他七八个闹钟,绝对不让你迟到。宋桥迫不及待地启动引擎,说:不跟你废话了,我先走了。
    你丫留点心,别磕着碰着的,我可赔不起。
    宋桥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开车扬长而去。
    看着车子驶出视线,傅年好笑地摇摇头,随即上了宋桥的车,开着就进了小区。将车停在楼下,傅年径直上了楼,回到家关上房门,脱掉身上的西装,小心的挂在衣橱里,换上裤衩背心,瘫在了沙发上。
    想想今天经历的事,傅年不禁一阵苦笑,那一夜的混乱,让自己失去了一年的自由,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亏了。可转念一想,如果容溪把那些资料送到警察局,那他就有可能被控告强/奸,就算最后不会被判刑,也会声名狼藉。而现在他虽然失去了一年的自由,却每个月都有不菲的收入,这样一想,又觉得貌似还不错。
    胡思乱想了一阵,傅年打开手机在网上查询容溪的资料,没想到有关他的新闻还不少,什么宁城十大杰出青年,什么年轻的企业家,网上的资料很多,大多是有关他的家世和能力,竟然没有任何绯闻。
    傅年一篇一篇的浏览,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他起身下了碗面,一边吃一边接着看,不禁感慨这容溪还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少爷。自容溪的爷爷容家承开始,容家便是宁城的首富,当年就是经营房地产发的家。现在到了容溪这一辈,除了房地产外,还投资了不少实业,尤其在家电方面最为成功,是全国知名企业,其生产的空调不仅销往全国,甚至有不少出口国外。
    傅年正看的入神,突然接到宋桥的电话。
    傅年,我约了上次那个小哥哥上分,五缺一,赶紧上号。
    傅年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睛,说:算了,明天还要早起,今天就不打了,你们玩吧。
    不是,傅年,这才八点,你这会睡觉,睡得着吗?再说,我可是答应人家小哥哥了,一定叫上你,你可不能让我丢面儿,赶紧上游戏,打一局也成。
    行行行,你是少爷,不能让你丢面儿。
    傅年挂掉电话,便开始登录游戏,心里纳闷那个男生为什么对他这么执着。刚一上线,还没来得及签到,就收到了邀请信息,傅年也没矫情,直接点击了接受,打眼一看还真是五排,看头像另外两个应该是妹子。不过经历了前两次的惨痛教训,傅年再也不会轻易相信这回事了。
    宋桥迫不及待地说:来了来了,赶紧开,今儿个怎么着也得冲个二十星。
    好,正好我今天有空。
    三楼的女生突然出声说:哥,五楼就是你说的声音超好听的小哥哥吗?
    嗯。男生轻轻应了一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不止男生不好意思,傅年也冷不丁的被夸的有些发窘。
    小哥哥,你怎么不开语音啊?你有游戏cp吗?
    恋耽美

——(7)

- 肉文屋 https://www.rouwenwu.xyz